兩科學家花了一年時間跟蹤研究自己的屎尿

為什么我們離不開腸道中的細菌?因為這些細菌幫助我們消化食物、從疾病中恢復健康……但是我們對腸道細菌的研究還很有限,所以科學家依然在進行研究,甚至還在尋找研究的方法。今天我們的主角是麻省理工學院本科生Lawrence David,他和他的導師Eric Alm對自己身體進行了研究——基本上你可以理解為研究屎和尿——為的是弄明白什么因素會導致腸道內菌群發生變化。他們使用了最先進的DNA分析法,同時也用到了最古老的健康判定法——觀屎診斷法。從2009年到2010年,他們耗時一年時間研究自己的屎,研究結果發表在周四
在研究中你們所觀察到的最劇烈的變化是一次偶然的食物中毒,大約有一周時間,約有半數本來數量十分多的細菌突然變得非常非常非常不足。有些數量甚至低于探測下限。吃纖維類食物后,觀察到腸道細菌發生了快速變化,實驗對象是不能隨意更改飲食的,在研究中我們不會告訴實驗對象“這周你們不能吃纖維營養棒,然后我們會作分析。”我們會說:“就按照你平時的生活方式就行,我們要看看會發現些什么。”
既然身為科學家,我們在分析數據和解釋數據的時候應該做到盡可能不偏不倚。從許多方面來看,這只是個試點研究。我們想看看糞便能跟蹤記錄主體的哪些行為,以及主體的哪些長期習慣。所以既然是試點研究,如果我們發現自己也不能輕易接受,我們自然不希望其他人重蹈我們的覆轍。現在我已經知道了,如果是測尿之類的話,應該不會有人愿意。

我們發現能夠導致蛀牙的變異鏈球菌(Streptococcus mutans)在其中一名實驗對象用過牙線后數量下降。我們對自己進行了一年的跟蹤研究,現在差不多已經停止了。工作量相當大,每天你要花一個小時記錄你吃了什么,拉了什么,記錄下你的健康狀況,比如血壓、體重等等。如果其他人也對這些項目感興趣,想要知道自己體內發生一些什么,研究方法必須更簡單才可行。似乎親人之間的腸道菌群相似度比陌生人更高,我們也不知道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