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隧道與黃金國

據古代傳說.在南美洲的地下,有一條長達千里的“黃金隧道”。沿著這條隧道向前邁進,就可以到達“黃金國”。“黃金國”里埋藏著大量黃金,國王和貴族所戴的帽子和衣服上,都裝飾著黃金,許多宏大的公共建筑物用巨大的金塊砌成拱門,裝飾著精美的浮雕,顯得極為豪華,甚至連國王的馬鞍、拴馬樁、狗項圈等,也都是用大塊的黃金做的。“黃金國”究竟在那里?眾說紛紜,有的說它在迤邐的安第斯山中,四周山嶺綿延,層巒迭峰,全國臣民把太陽當作最早神靈而頂禮膜拜,每當旭日初升,晨曦普照,或在夕陽西下,紅霞染映,“黃金國”顯得分外妖嬈;也有人說,“黃金國”是在海拔2700米、由死火山口形成的“哥亞達比達”湖畔,每年定期舉行祭祀“黃金神”的儀式,國王與貴族把許多黃金飾物作為供奉神靈的禮物而投入湖中,宗教的狂熱使他們如癡似醉,有時抬著騾馬投入湖中,作為敬獻給神靈的活祭品;有人說,“黃金國”在一個名字叫巴里馬的“黃金湖”畔;有的卻認為,“黃金國”隱藏在里里諾斯河與亞馬遜河之間的某一地區……關于“黃金隧道”與“黃金國”的傳說還有許許多多,在民間廣泛流傳,越傳越神奇,但誰也無法準確地說出它的具體地點和真實情況。

從公元工5世紀以來,由于西歐各國商品貨幣經濟的發展和資本主義關系的萌芽,金屬貨幣成為普遍的支付手段,這就引起歐洲的商人和封建主對于黃金的強烈渴求。關于南美洲有“黃金隧道”和“黃金國”的傳說在歐洲廣泛傳播后,西歐社會上自國王、僧侶、大貴族,下至中小貴族.尤其是商人和海盜。都渴望到南美洲尋找“黃金隧道”與“黃金國”,于是掀起了一股“黃金熱”的狂潮。恩格斯在《論封建制度的瓦解和民族國家的產生》中指出:“黃金一詞是驅使西班牙人橫渡大西洋到美洲去的咒語;黃金是白人剛踏上一個新發現的海岸時所要的第一件東西。”

公元1536年,西班牙總督授命凱薩率領-一一支由九百多人組成的探險隊,在南美洲的西北部進行考察達三年多之久,他們曾經深人到科迫勒拉山脈和馬格達雷那河一帶的深山密林中探索黃金,結果只剩下凱薩一人返回,沒有發現“黃金隧道” 與“黃金國”的一絲一毫蹤跡。凱薩不死心,27年后,他又重新組織一支二千八百多入的龐大探險隊,從海拔2645米的波哥大出發。在荒山野嶺度過了三年多,最后仍然一無所獲。

公元1539年,西班牙探險家率領一支龐大的探險隊在南美洲北端進行考察.他們曾經深入到梅里達山脈和馬拉開波湖區周圍的沼澤地,他們宣稱他們所到達的“馬卡多亞”就是傳說巾的“黃金國”。可是.事實的真相是:“馬卡多亞”只是一個古老部族的聚居地,根本不是“黃金國”。

公元1541年,一支由310個西班牙人和4000個印第安入組成的探險隊,深人原始森林地區。從此以后,許多支探險隊在從安第斯高地至委內瑞拉和巴林的廣大森林地區大規模地開展尋找“黃金隧道”與“黃金國”的活動,結果都毫無所獲,失敗而歸。

公元1595年,英格蘭探險家洛津率領~支探險隊,以東南部圭亞那高原作為探索“黃金隧道”與“黃金國”的中心地帶,他們深入到奧里諾科河谷和熱帶草原.考察過埃塞奎博河、德梅拉拉河、伯比斯河和著名的魯普努尼草原。探險結束后.他在他所撰寫的《圭亞那帝國的發現》一書中宜稱:他曾經發現過一個名叫“馬洛亞”的“黃金國”.他描述這個“黃金國” 的情景:“圭亞那帝國比秘魯更靠近海,而在正東的赤道上出產黃金比秘魯的任何地點都要豐富,具有與秘魯最繁榮時相同數目或更多的大城市。那個帝國的法律統治同秘魯相同,皇帝和厘下一起信仰同一一種宗教。定名為‘馬洛亞’的‘黃金國’,亦即是圭亞那國的首都,我確信那個帝都的雄偉、富裕,皇宮的壯麗為世界之冠。都城建在與加勒比海相等長度(約一千公里)的咸水湖畔……皇帝的用具包括桌、廚具等全是金銀制品,就是最下等的物件也為了獲得強度和耐久性而用銀、銅制作。在皇帝的寢宮內,有巨大的黃金人像,以及模擬地球上生長的一切飛禽走獸、游魚潛鯨、花草樹木等同樣大小的黃金模型。此外,還有黃金制的繩束、筆箱子以及用類似樹木的黃金棒柬架起來作成的篝火。……”但是后人大都認為這些描述純屬憑空捏造,沒有史實根據,不可相信。因此.洛律在《圭亞那帝國的發現》一書中所描寫的“黃金國”,也根本不是古代傳說中的“黃金國”。

但在公元16、17、18世紀時,歐洲一些人卻對洛律《圭亞那帝國的發現》一書巾所描寫的“黃金國”——馬洛亞帝都,深信不疑。公元1599年,繪制的“黃金圭亞那的新地圖”上,竟然畫著巴里馬“黃金湖”,在湖畔標明了“馬洛亞帝都”。后來,甚至把馬里馬湖標在赤道上,兩面是“黃金國”及其帝都馬洛亞,而把圭亞那卻畫在北面。再后來,把巴里馬湖錯寫成“黃金的海”。從當時繪制地圖上所表現出來的前后矛盾、混亂和荒唐的情況,可見當時人們根本弄不清“黃金隧道”與“黃金國”究竟在哪里。

直至現代,還有很多人依然在興致勃勃地尋找“黃金隧道”與“黃金國”。在西班牙政府的_大力支持和資助下,西班牙探險家曾率領大批民工,由色布盧貝特負責指揮,鑿通了巴里馬湖,排出了約五米多深的水,在湖底污泥中找到了一些有卵石大的綠寶石和黃金制成的精美工藝品。公元1912年,戈德拿泰茲公司花費了15萬美元的巨額經費,雇用大批民工,運用新式排水機器,把位于海拔2700米高原的“哥亞達比達湖” 汲干了,從湖底污泥里撈出了一些黃金以及用黃金制成的工藝品和貴族的酬神金俑。公元1969年,有兩個農場工人無意中在一個小山洞里發現了幾件純金的制品:金木筏一件,小金人像一件.金王座一件。這些偶然發現,更加激起了許多人尋找“黃金隧道”與“黃金國”的濃厚興趣。他們認為,這些偶然發現為進一步探尋“黃金隧道”與“黃金國”之謎提供了重要線索和依據。
從1976年以來,考卉學家在南美洲曾發現許多重要的遠占文化遺址和文物,對今后深人揭開“黃金隧道”和“黃金國” 之謎很有參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