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朝搓澡瓦片引發的趣味考古

一坨陶塊,表面布滿橫豎交織的凹痕。在河南安陽殷墟博物館內,親眼看到這坨名叫“爽+瓦”(音同“爽”)的陶塊之前,你一定想不到,3000多年前的老祖宗已經懂得搓澡這么精致、講究的生活。

商朝人的生活的確遠超我們的想像,就讓出土的殷墟文物和破譯的甲骨文告訴我們,商朝人每天都干點啥。

食:無肉不歡、嗜酒如命

對于商朝人來說,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家養的、野生的……沒有他們的胃不能消化的。在河南安陽殷墟考古中,曾出土動物殘肉、各類動物肢骨和肉湯。

甲骨文中動不動記載成百上千地殺牛殺羊祭祀神祖,專家分析說,祭祀后的牛羊肉自然也祭了活人的“五臟廟”。甲骨文還記載,當時人們有飯后剔牙潔齒的習慣,估計跟吃肉有很大關系。

商朝人的烹飪手法已頗為精妙,燔、炙、炮、烙、蒸、煮、爆、燒、燉、燴、熬、脯、羹……從這些字的偏旁可以看出,商朝人的吃法是以火熱食,而且殷墟出土的許多器物,底部都有煙熏火燎的痕跡。

殷墟考古發掘中出土了大量成套的銅質和陶制酒器,證明殷人上下“率肆于酒”的歷史記載所言非虛。

商朝時酒精度數不高,相當于今天的啤酒、米酒。1983年,考古人員在安陽郭家莊發掘殷商墓葬時,發現一個銅卣中有白色液體,經化驗含乙醇成分,應該是殷商時期遺留下的酒。

由于商朝人愛酒,糧食也有了貴賤之分。當時人們吃“五谷”——黍、粟、麥、稻、高粱,最常見的是黍和粟,但地位有天壤之別。黍是釀酒原料,格外受奴隸主貴族待見,平民等閑享用不到,社會上彌漫著“貴黍賤粟”之風。

住:排水發達、殺嬰安宅

商朝人的住宅既有宮墻文畫、堂崇三尺的大型宮殿建筑,也有平地挖坑、修飾簡略的穴居住房。據甲骨文記載,殷商時期的建筑名目眾多,有宮、宗、家、庭、寢、門、戶等,而“文室”、“麗室”等室名,可以讓人想像房屋有多么華美。

尤為值得稱道的是,當時的排水技術已相當發達。1975年白家墳西地出土了商代的陶制地下排水管道,共28節,表面有細小的繩紋,可以起到防滑的作用。

當時的建筑材料以土木為主,但是人們懂得在支撐房屋的木柱子下面擺放柱礎石,以防木頭腐化。為了保證房屋結實牢固,商朝人把木棍捆扎在一起夯土。殷墟博物館的大邑商展廳展示了出土的商代殘墻壁,表面有凹凸不平的圓窩,就是夯土留下的痕跡。

殷商時期尊神重鬼氣息濃郁,建造宮室殿堂通常要舉行祭祀儀式,以達到鎮宅安居的目的。考古人員曾在祭奠坑中發現裝有嬰兒骨骼的陶罐,商朝人認為,建房前殺死嬰兒埋在地下有良好寓意,這種民風相當殘暴血腥。除了嬰兒,建房或造城所用的犧牲還包括牛、羊、犬等。

占卜、打仗、手工業及其他

商朝人遇到疑難困惑都去問鬼神,占卜在社會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

國人最熟悉的一片甲骨曾先后出現在歷史教科書和郵票上,有意思的是,上面記載的卜辭只有問沒有答。連續占卜11次,都是問同一個問題,“商王田獵有災禍嗎?”由于這片牛肩胛骨明顯缺了右下角的部分,有專家推測,可能占卜結果是有災禍,所以把答案切掉了。

商朝人認為有兩件事情是重要的,“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也就是祭祀與戰爭,殷墟出土的文物中許多都與戰事有關。殷墟博物館里展出的一個顱骨上留有銅戈的戈頭殘片,傷勢極為嚴重,但骨頭斷裂創面卻有愈合的跡象,應該是傷者帶著武器殘片又頑強地活了一段時間,足見戰士的英勇豪邁之風。

戰爭與祭祀往往交織在一起,而且有不少今天看來十分殘忍的舉動。殷墟博物館有兩件青銅甗裝著蒸過的人頭,可能是來自敵對國家的首領。商王朝在戰爭中取得了勝利,用很有地位的敵國首領的人頭來祭祀神靈,告慰祖先。

商朝時手工制作十分發達,包括燒陶、冶煉青銅、養蠶紡織、做裝飾品等。殷墟出土了大量動物骨頭做成的骨笄、骨蛙、骨虎等女性飾品,有的還鑲嵌著綠松石。此外,商朝人喜歡音樂,殷墟出土的陶塤現在還能吹出聲音。

除文物和甲骨透露了當時的生活訊息外,商朝人還留給后人認識自己最直觀、簡便的物件——人頭像。2003年殷墟孝民屯發掘出了陶制人頭像,高顴骨、尖下巴,是典型的蒙古人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