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田支家溝出古墓 “荊軻墓”或為漢武帝公主墓

日前,根據現場發掘情況與文獻記載梳理,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段毅認為在當地訛傳已久的藍田縣支家溝“荊軻墓”,或實為漢武帝之女、漢昭帝的姐姐鄂邑長公主墓。但他強調,這仍只是他的推測,屬于“一家之言”。

據了解,2009年9月至2010年7月,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發掘的藍田支家溝漢墓,是一座依山而建平地起陵的大型豎穴土壙墓,平面呈甲字形,墓葬由墓園、封土、墓道、壁龕、車馬坑、前室、主墓室等組成,發掘時地面尚存留有高約10米的覆斗形封土,墓葬全長53米,最深距離現地面11米,出土隨葬品3900余件。關于墓葬內遺骨的鑒定結果為一位成年女性。

發掘發現:主墓室被大火燒過

“主墓室已經被大火焚燒過,關中很多大墓都有這個現象。”段毅告訴記者,這個墓葬是2009年在建設西安至商州高速公路時發現的,當考古人員進入場地時,施工已經開始,“墓道南部上面鋪設有龍門吊的鐵軌。”

他介紹說,其實當他們一進入現場就認定,它應該是一座漢墓,當地訛傳已久“荊軻墓”的說法似乎更站不住腳。他告訴記者,除了封土的形制,還有職業的敏感,都認為這是一座漢墓。“地面有高9.5米的覆斗形封土。”

他表示,這么大的墓葬一般來說歷史上都被盜掘多次,他們在發掘過程中發現至少有四處盜洞,主墓室兩處、墓道兩處。之后,在發掘車馬時,在一個盜洞里還發現有1996年的礦泉水瓶子,另外還發現一處埋有電雷管的啞炮,當時有很細的電線暴露在外。

墓主身份:不低于列侯級別

如何推斷出墓主人的身份高低?段毅告訴記者,在文字材料中,除了封泥還有繭形壺上的大官(太官),還有車馬器上的“右工”、封泥的“胞人”等,都顯示了墓主人顯赫的身份,至少不低于列侯級別。

“這座墓葬級別最重要的確定依據就是著衣式陶俑的使用,特別是宦官俑的使用,證明了身份極高。”段毅介紹說,加上那么多有文字的封泥等旁證,確立其身份等級應該足夠了。

他告訴記者,論文中他還是比較保守的說法,實際上這座墓應該是諸侯王一級的。因為根據以往學界的研究,只有諸侯王一級的陵才會采用支家溝漢墓這種獨占山頭的格局。“因為這個墓葬和以往發現的諸侯王相比規模要小些,但隨葬品的級別又明顯比諸侯墓葬高,所以我才取了比較保守的說法。”

那諸侯王級別的陵墓和公主這類女性的陵墓,從陪葬和墓葬來說,是同一個規格嗎?段毅解釋說,漢書記載很明確,“長公主儀比諸王”,也就是說長公主享有和諸侯王一樣的待遇。

關鍵物證:頭骨無法鑒定更多信息

既然發現了一塊女性的人頭骨殘片,那可以通過這塊殘片推斷出具體的歷史時間嗎?段毅告訴記者,關鍵是這個骨頭經過火燒了,無法鑒定更多信息,只能確定是一名成年女性。“因為火燒過,所以無法具體確定,畢竟人骨鑒定要有很多前提。”

據介紹,該墓共出土3900余件(組)文物,以陶器物和銅質車馬器件為主,還有金鑲玉、360余枚“五銖錢”等。出土的174件著衣式陶俑均為立俑,制作精美傳神、栩栩如生,發式眾多、面貌各異。

段毅介紹說,其制作時分頭顱、軀干、腿、腳四大段模制而成,臉部的五官則是后期刻劃而成,故表情各異,豐富而生動,神態各異,陶俑表面施橙紅色彩或白彩陶衣,頭發、眉毛、眼睛、胡須等繪為赭黑色,嘴唇多以朱紅描繪,均經過焙燒,色彩附著較好,雖歷經兩千余年,有些色彩依然鮮亮如初。

墓主人為何疑似鄂邑長公主?

墓主人為何疑似鄂邑長公主?段毅解釋說,根據墓葬形制、隨葬品及文字資料,推測墓主人所處的時間在漢武帝與昭帝之間,身份不低于列侯級別,極可能是位來自皇宮的高等級皇室成員,因葬于藍田,又出土帶有南方地域特征的雙魚瓶,因此墓主人與這兩個地域都應密切相關。同時,安葬的匆忙則預示著墓主人離世事出突然,似乎與某件突發事件有關聯,而墓內還出土帶有“元年右工”紀念銘這樣帶有準確時間節點的文物,應與墓主人埋葬時間有重要關聯。

經過與文獻、考古資料對比分析,段毅推測,墓主人可能是漢武帝之女鄂邑長公主。

據了解,鄂邑長公主是漢武帝的女兒,漢昭帝的姐姐。根據史料,鄂邑長公主丈夫為湖北的蓋侯,“鄂(今湖北一帶),縣名,屬江夏。公主所食曰邑。”鄂邑長公主名稱由此而來。

段毅說,鄂邑長公主在宮中撫養昭帝8年,地位尊崇,故墓葬出土眾多供天子享有的高等級隨葬品。其次,其食邑在湖北一帶,雙魚瓶與其身份相符。此外,鄂邑長公主在元鳳元年自殺,與出土文物上的“元年”紀念銘相吻合。

史載,漢武帝死后,年僅8歲的漢昭帝登基,以大將軍霍光輔佐,由唯一還活著的姐姐鄂邑長公主撫養。

鄂邑長公主在蓋侯死后,和兒子的門客丁外人相好生子。漢昭帝和大將軍霍光聽說此事,就下詔命令丁外人侍奉鄂邑長公主。

鄂邑長公主與上官桀相友善,上官桀及其子上官安,曾數次為丁外人求封侯爵,以配鄂邑長公主(公主只能嫁列侯,不能嫁給平民),大將軍霍光專權,把持朝政,不許封侯。她遂與上官桀、上官安及桑弘羊等合謀誅除霍光,事情被發覺后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