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海羊皮卷之謎

阿狄布是十五歲的貝都因族男孩。有一天,他在死海西北角的沙漠區尋找迷途的山羊時,看到絕壁上有一狹窄的洞口。他扔了幾塊石子進去,忽然聽到打破東西的聲音。

他自以為找到了寶藏。于是把他的朋友阿美·穆罕默德叫來一同擠進洞里。洞長二十六尺、寬六尺。他們在洞里找到許多兩尺高的陶罐。

兩人見了興奮不已,連忙扭開罐蓋。發現里面不是他們所期待的黃金和珠寶,而是一卷卷用麻布裹著的黑色發霉味的東西。其中有十一幅卷軸,用薄羊皮條編成,外面蓋上一層腐朽的牛皮。

他們把卷軸打開來時,發現其中一面,有用古希伯萊文寫 的一行行的手稿。兩個孩子大失所望。把它們拿到耶路撒冷去賣,得到一點錢。這是1947年的事。

兩個孩子所發現的原來是稀世的古代手稿,就是有名的 “死海羊扦卷”。到了第二年,敘利亞圣馬可正教道院買去其中五幅。其他六幅則由耶路撒冷的希伯萊大學收藏。

耶路撒冷的美國東方研究所代所長約翰·崔弗博士,審查圣馬可正教道院所得的稿卷時鑒定其中一份是《舊約丫以賽亞書,,的原資料。從其中拙劣的字體推斷,卷軸當屬耶穌降生以前的物件口

就我們所知.現存希伯萊文<舊約》經文,最早的也只有一千三百年的歷史,沒有見過更早的。因此,死海羊皮卷的確是一次空前驚人的發現。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史學家兼考古學家威廉·奧柏萊博士審查“以賽亞書”的照片后,鑒定卷軸的年份應在公元前一百年左右。他說,這’’絕對是意想不到的大發現,簡直是當代面世的最珍貴手抄本

其他考古學家和貝都因族人開始在死海沿岸展開搜索到了1956年,他們又找到其他十個洞穴,發現了更多卷軸和殘卷。

芝加哥核子研究所的專家們,把第一個洞中包扎稿卷的麻布碎片用火焚燒,再經過碳十四側定年代的方法處理后,鑒定其年代約在公元前167年到公元233年間。

由于這些文獻被發現,我們才明白,為了某種緣故,有一座相當大規模的圖書館隱藏在曠野中而手抄本不過是其中一部分藏品而已。

距第一洞不到六百碼的地方,有一座道院的廢墟被發掘出來。道院名叫克柏庫姆蘭,是一個小教派曾一度設壇之處。在道院正堂的書齋中,發現一張長寫字臺和長凳、兩個墨汁瓶和一只陶罐。陶罐和第一個洞中所發現的相似。

看來,這些文物是公元68年羅馬第十軍團侵入時,被道院僧侶隱藏起來的。

大多數文件和碎片都用希伯萊文寫成。其中有些尺寸還不及一枚郵票大。少數是希臘文舊約圣經。這些資料,代表五百多種書,除了“以斯帖書,,,包括(圣經》全部(舊約》。此外,還有對(舊約》的評論和記述道院生活與約法的文稿。

記述道院生活的文獻顯示當時的教派和古猶太的苦修教派相似。這是當時一個小教派,約有信徒四千入。據羅馬史家普利尼說,他們曾在死海西岸設壇,正是道院的地區。相信那里就是他們的總部

這些發現的卷軸,為(圣經》學者帶來許多新的資料。

部分文獻的內容,包括苦修教派的“紀律手冊”,顯示苦修教派與早期的基督教活動,競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令人非常驚奇。

如要加人苦修教派申請人必須先放棄原有的信仰及一切財物。教友要苦修力行,以達清心寡欲、謙卑仁慈的境界。他們的宗教儀式,包括洗禮.象征以懺悔洗盡精神的污穢以 及舉行圣餐。所有團體都過著公社式的生活,由一個十二人的小組領導。

學者們對卷軸中提到的“正義之師”.無法了解他的真正身份。但最令他們注意的是其中不少措辭和倫理的概念,與之新約》中許多地方很相似。特別是有“基督之路”及“光明與 .‘黑暗”兩股勢力的沖突等更相似。

有些學者則認為施洗的約翰是苦修教派的教徒。更有人提出,甚至耶穌本人也是一位苦修教派教徒。如真是這樣,耶穌最后是脫離了這個以奉《摩西律法》為救世之道,嚴守律法的教派。

現在學者還在埋首拼湊和研究數以千計的殘篇斷稿。相信還要等待很多年后,死海羊皮卷的全部秘密,才能公之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