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帝王后宮春宮圖

 

揭秘古代皇帝的荒唐下流的“性趣”后宮私生活

1.西漢成帝劉驁——嗜春藥癖

漢成帝劉驁(前51~前7年,前33~前7年在位)的皇后很有名,也就是趙飛燕和趙合德姐妹,劉驁專寵她倆。

趙飛燕『著體便酥』,趙合德『柔若無骨』,令劉驁如癡如醉。姐妹倆輪流侍寢,還經常叁人同床淫樂。

正因為這樣,后宮如云佳麗連劉驁的邊都靠不上。趙飛燕除了擅長狐媚術以外,還會配制一種助長性慾的春藥,而且這種藥一服用就上癮,戒也戒不掉。

他每次與趙氏姐妹上床時都要來上一粒,在溫柔鄉中享受快樂。

西漢成帝劉驁——嗜春藥癖

但劉驁年僅45歲就死了,正是死在服用春藥過量上面。

當時他與趙合德上床,服春藥后,天亮時竟發現死在床上。

2.隋煬帝楊廣——戀童癖

隋煬帝楊廣(569~618年,604~618年在位)的荒淫在歷代帝王中可算是惡名昭著的。

他即位后納了眾多美女:叁夫人、九嬪妃、二十七世婦、八十一御妻,共120人。他奸淫了老子的多個老婆不說,還廣搜未成年的女孩置於宮中供自己淫亂。

他的性取向最為變態,特別喜歡與男童亂搞。

但有的男童往往害羞不太配合,大夫何稠便投其所好,發明了一種車子,正好放進一個男童,鎖住對方不能動彈,性交的時候車子就會自己搖動,以滿足楊廣的淫慾。

隋煬帝楊廣——戀童癖

楊廣還讓畫師把自己的性交情形描畫下來,懸於宮中欣賞。

至於他多次下揚州的荒唐風流艷事,更是在民間廣為流傳。

3.五代南漢國君劉鋹——窺淫癖

五代南漢國君劉鋹(942~980年,958~971年在位,原名劉繼興,呵呵)不但好淫,還尤其喜歡『洋妞』。

有一次他看上了街頭的一個波斯女人,此女長得豐艷風騷,且深懂房中術,遂很得他的寵愛,召入內宮,稱之『媚豬』。

『媚豬』又從宮里找了9個同樣淫蕩的女人供他玩樂,合稱為『十媚女』。劉鋹有一大怪異嗜好,是愛看男女性交的場面,且人越多越好。

他找了不少當時社會上的無懶進宮,與宮中女孩一道,把衣服全部脫光,一塊亂交。

五代南漢國君劉鋹——窺淫癖

他與『媚豬』在一邊觀看,淫興大起。如男的把女的搞敗了,就有豐厚的賞賜。

若男的被女的弄輸了,則后果嚴重,劉長會罵他沒用,輕則閹割,重則被燒煮剝剔喂豹子。

4.元順帝妥歡帖睦爾——群交癖

元朝最后一個皇帝元順帝妥歡帖睦爾(1320~1370年,1333~1370年在位)是個頂大的好色之徒。

他找來西域的僧人,向其請教房中術『演揲兒』法,透過學習加實踐,其床上功夫果然大增。后來他的妹婿又給他介紹了一名會『雙修法』(即性交時的不同姿勢和身位的練習)的僧人。

為此,妥歡帖睦爾召入大量良家女子進宮供自己『實習』,日日淫戲作樂。

而最讓他心情大悅的還是與群臣褻狎,君臣不避,男女裸露一處,光著屁股在一個房間里戲耍,既不分姓氏級別也不講尊卑長幼,『大家一塊搞』,是名副其實的『君臣同樂』。

元順帝妥歡帖睦爾——群交癖

因為妥歡帖睦爾的『示范作用』,當時后宮中的女人也都很淫亂,不少嬪妃與僧人奸宿一處,以至后來出現了一個史上聞所未聞的『規矩』:

凡是治內女子到了出嫁的年齡,不論美丑、高矮,都要先給僧人睡一次,叫做『開紅』,等到僧人玩夠了,才許其回家完婚。

5.明武宗朱厚照——雙性戀癖

明朝有不少皇帝是雙性戀,男女通吃,其中以明武宗朱厚照(1491~1521年,1505~1521年在位)為最。

朱厚照荒淫到連酒店女郎、寡婦、孕婦都不放過,有一次竟把一馬姓孕婦給搞流產了。朱厚照還喜歡『換妻』,與大臣的妻子通奸。

不只如此,他又喜歡嫖娼,在外尋花問柳;覺得還不過癮,繼而去『偷』,扮成老百姓,出宮勾引女人,真把一個單姓老頭的兩個美貌小老婆弄到了手,奸情敗露后,老頭氣得把她們都賣了。

朱厚照十分惱怒,讓老頭帶其另外兩個老婆來陪自己睡覺。朱厚照還在宮里專設『豹房』作為淫亂之所。房中大床能睡七八人,他常與嬪妃群交。平時一般兩個美女陪睡,高興時可以更多。

明武宗朱厚照——雙性戀癖

但他興趣最大的還是與男寵相歡,主要有江彬、謝虎仙、錢寧等;而且江彬的老婆也讓朱厚照搞了。

朱厚照最變態的還是喜歡太監,常常與他們在一起玩性游戲。

有一次他在外地看上一個男童,竟將之帶入宮閹了。

6.明熹宗朱由校——戀乳癖

明熹宗朱由校(1605~1627年,1620~1627年在位)即天啟皇帝。

由於從小經歷曲折、備受冷落,一直缺少父愛和母愛,導致他是一個始終長不大的孩子,一輩子在心理上都斷不了奶,所以不理朝政,只知道嬉玩,而且對奶媽客氏極其依戀,無論禮法如何規定,客氏始終不能離去。

由於他強烈依戀著奶媽客氏和她的那對碩大的乳房,長到十幾歲了還要吮她的乳頭、吸她的奶。

明熹宗朱由校——戀乳癖

而客氏的相好(也叫『對食』)卻是目不識丁、性器殘缺而貪戀權欲和金錢的太監魏忠賢,那麼后來魏忠賢的專權也就順理成章了。

朱由校的這種特色癖好,在性心理上是一種典型的變態了。

7.清咸豐帝奕詝——戀足癖

清朝咸豐皇帝愛新覺羅·奕詝(1831~1861年,1850~1861年在位)就是著名的葉赫那拉氏的丈夫。

他的身邊其實并不缺乏貌美的嬪妃,但眾多的滿族妃嬪已讓他『審美疲勞』了,他繼而將興趣轉移到了漢族女子的身上,特別是那些有『叁寸金蓮』的小腳女子們。

有一次近侍告訴咸豐,有個姓曹的寡婦很美麗。咸豐聽說后非常好奇,立即前往觀看,果然名不虛傳。

此女相貌姣好,皮膚白皙,一雙深潭般的眼睛充滿秋水;令咸豐最興奮的是,她有一雙十分精致的小腳。

清咸豐帝奕詝——戀足癖

漂亮的緞面鞋上繡繪著纏綿的交頸鴛鴦,鞋頭是閃爍著迷人光澤的珍珠,珍珠串下是栩栩如生的春宮圖,鞋內襯著令人暈眩的香屑,淡淡的香味若有若無地飄蕩著,引人遐想無窮。

從此曹寡婦生活在宮中,受到咸豐的特別寵愛,宮中人當面恭敬地稱她娘娘,背后則仍稱她曹寡婦。

8.清同治帝載淳——嫖娼癖

歷史上喜歡嫖娼的皇帝不少,如唐憲宗對青樓女子獨有情鐘,宋徽宗對一代名妓李師師十分愛憐,明武宗也經常帶手下到宮外亂搞。

但弄到最后連自己的命也扔掉的,恐怕只有清朝的同治皇帝載淳(1856~1875年,1861~1875年在位)了。

載淳本來有一個皇后阿魯特氏,但他母親慈禧太后不想讓他們過幸福的夫妻生活,且召幸別的妃子也受阻,於是載淳常常帶著太監周道英夜出宮門。

到南城一帶娼妓出沒的地方尋樂,在窯姐身上尋求安慰,往往嫖到天亮才悄悄回宮。

清同治帝載淳——嫖娼癖

最后染上了性病,下體生瘡化膿,俗稱花柳病,痛苦而死,后人根據當時的記錄認定是梅毒。

自古帝王多淫棍,古代帝王擁有數之不盡的后妃與宮女,無非為了發泄淫欲。

9.西漢哀帝劉欣——同性戀癖

在漢朝皇帝當中,從漢高祖劉邦開始同性戀就非常普遍,其中以漢哀帝劉欣(前25~前1年,前7~前1年在位)為最。

著名典故『斷袖之癖』就是出自他與董賢的同性戀。說的是有一天劉欣醒來,董賢還在睡著,劉欣的衣衫壓在董賢身下,他不忍弄醒對方,竟然從床頭拿出刀子將衣袖割斷,悄悄下床。

因為這事,劉欣的不少宮妃競相效仿,以斷袖為美,欲討其青睞。劉欣實在是太愛董賢了,有一次竟然還要把皇位傳給他,大臣為之極為驚訝,但最后當然因為干涉的人太多而并未成功。

同時董賢也不是個好貨,他有個妹妹,與他長得差不多,為討劉欣歡喜,也送給了劉欣。

西漢哀帝劉欣——同性戀癖

這女子在床上很會服侍人,弄得劉欣一夜神魂顛倒,第二天即封她為昭儀(地位僅次於皇后)。

董賢送了親妹妹,又把自己的老婆貢獻出來,夫妻倆與妹妹叁人輪流陪劉欣睡覺。

10.南朝劉宋皇帝劉子業——亂倫癖

南朝宋廢皇帝劉子業(449~465年,464~465年在位)有亂倫癖,他竟然把自己的姐姐山陰公主召入宮中。

山陰公主本與他是同胞姐弟,且早已嫁人,劉子業卻將她召入宮中,留住不讓回家,雙雙過起了夫妻生活,同食同住,同輦出游。

后來姐夫知道了這事,欲把劉子業殺了;劉子業便與姐姐合謀,把姐夫弄死了。除了與姐姐亂倫,劉子業還把他的親姑媽新蔡公主也給奸污了。

其宮廷生活非常荒淫、混亂,他經常讓眾多嬪妃把衣服脫了,弄在一起,供他左右輪流性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