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也有“小金庫”

“小金庫”其實是官方的“傳統項目”,不僅當代有,地方官有,甚至連皇帝都有。清代小金庫”的,更是就五花八門。
所謂“小金庫”,現在官方的解釋是指“凡違反國家財經法規及其他有關規定,侵占、截留單位收入和應上繳收入,且未列入本單位財務部門賬內或未納入預算管理,私存私放的各項資金。”

清代官場的“小金庫”,幾乎是公開的秘密。地方政府乃至皇宮大內幾乎都有“小金庫” 。那些“小金庫”給部分特權人士聯絡、辦事提供了方便,滿足了他們的私欲,但卻導致了國家財產的流失,滋生了眾多腐敗,且加重了百姓的負擔。

清代的稅賦,是古代最復雜的。清代前期的賦稅制度,沿襲明代的舊制,以田賦和丁役為國家的主要賦稅方式。所謂“田賦”,就是土地所有者,每年按畝數向國家繳納一定的稅額。所謂“丁役”,就是年滿16歲到60歲的男子(壯丁),每人每年為國家負擔一定日期的無償徭役。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封建統治階級需要的貨幣數量日益增多,于是國家對田賦和丁役,除了征收部分糧食(漕糧)之處,其余征收貨幣。這叫“折征”和“丁役銀”。

順治十一年(1654)頒布的《賦役全書》,詳列了田賦和丁銀的繳納規定和辦法。一般來說,在此之外的,地方官巧立名目的都應看作是非法的“小金庫”。

盡管如此,清代地方政府的“小金庫”又是很公開。清代地方官都有正俸和養廉銀。而他們的“小金庫”多寡則視官員權限、搜刮能力而定,少的數千兩,如知縣一級。

“有曾任直隸之淶水令者,言淶水每年收牛羊稅,計共六百兩,報銷僅十三兩,而藩司署費二十四兩,道署二十兩,州署十四兩,于皆官所自得。”(《清稗類鈔》)

從這里看出,光“牛羊稅”一項,淶水縣令便有529兩銀子納入本縣“小金庫”。“又月領驛站費三百兩,其由縣給發,不過五十兩,則每年獲數千矣”。這項“驛站費”,知縣又可得到3000兩左右銀子。同時,縣里還有稅契每年也進賬幾千兩銀子。如此算來,一個知縣的“小金庫”最少能有好幾千兩銀子。

《清稗類鈔》又補充記載:“直隸州縣,多恃騾馬稅……計南宮一縣,外收至三四萬,而交官不及半,至報部不過數百金而已。”這么一算,南宮縣的“小金庫”每年當在萬兩以上。

清代地方的藩司、糧道都有稅收大權。他們的“小金庫”就更可觀了。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張集馨擔任了當時有名的“肥缺”陜西督糧道。他一上任就發現前任方用儀在交卸之前,其家人提取、倒賣了糧庫里的四千石麥子。但他毫無辦法,只得貼補上虧空了的四千石麥子。不過,他是借債做盤纏從北京來陜西上任的,這補前任虧空的錢理所當然便是從其陜西督糧道的“小金庫”里支取。而據張集馨記述,當時陜西督糧道的“小金庫”一年是三四十萬兩銀子。除了請客、送禮、打點官場之外,其他的都落入陜西督糧道本人腰包,這已是“公開的秘密”。

作為清代地方最高軍政長官總督,“小金庫”數額一般來說都在十多萬兩以上。兩江總督堪稱當時“封疆第一肥缺”,這“肥”就肥在它的“小金庫”上。清人筆記《水窗春囈》中,有關清代中期各地高官“油水”多寡的記載,說:“督以兩江為最,一年三十萬。”這三十萬兩白銀便是兩江總督可以支配的“小金庫”收入。

清代地方的總督、巡撫都有關稅、鹽務津貼,也就是“浮收”的關稅、鹽稅,那也是“小金庫”的最重要來源。正如張集馨所說:“監司大員行同市井……余居是官,心每不安,雖非勒折,確是浮收。”所以,清朝地方官場都有“小金庫”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清代俸祿的微薄、吏治的腐敗、官員的貪婪、京官的索賄,等等。

晚清淮軍、北洋新軍的“小金庫”很有名。晚清的軍隊也有“小金庫”。“淮軍自始至終,每年皆發餉七關有半……先以解款不到而致欠餉,既到,不以發餉,遂積成巨款。”這筆巨款就成了典型的淮軍“小金庫”(《異辭錄》)。

這個“小金庫”一直供直隸總督李鴻章提用。李鴻章去世時,淮軍“小金庫”里還有五百余萬兩銀子——這都是淮軍士兵的賣命錢——這筆錢最后被“項城(袁世凱)用以擴充新軍,至六鎮之多”。

其實,在晚清軍隊中,各營軍官幾乎都在不同程度地克扣士兵餉銀入“小金庫”。這也是當時清軍缺乏戰斗力的重要因素之一。

《異辭錄》記載,慶親王奕劻掌權時,每年王府開銷要三十余萬兩銀子,親王俸祿遠遠不夠,怎么辦?“邸(慶王府)中用度不足,咸知取諸北洋,然究于何項開支,何人過付,無人能測也。”其實這筆錢就來自于北洋新軍的“小金庫”。北洋新軍繼承了淮軍傳統,“(新軍)六鎮每月皆有截曠之餉不下三四萬”,皆進了北洋新軍的“小金庫”。而且袁世凱還用活了這個“小金庫”,每年都不動聲色地進獻給慶親王三四十萬兩銀子!說到這,您或許豁然開朗,明白為什么慶親王那么重用、提拔袁世凱了。

中國封建時代一直是皇室財政和政府財政兩大平行的財政收支系統。其實,皇室財政就是廣義上的皇帝的“小金庫”。

同治年間,規定每年由戶部撥給內務府三十萬兩銀子進皇家“小金庫”。到了光緒癸巳年(1893年),已增至每年110萬兩。“戶部歲奉孝欽后(慈禧太后)十八萬,德宗(光緒)二十萬,名曰交進銀”,這“交進銀”更是“小金庫”之外的又一“小金庫”。

據《清稗類鈔》記載,皇家“小金庫”大內銀庫“存(銀)一千六百萬兩”。及至清末,慈禧的“小金庫”中“尚有黃金三萬兩”——這里沒提到白銀。另一筆記《異辭錄》的作者認為,“太后(慈禧)有私蓄三千萬”,就是說,慈禧太后的“小金庫”的數額達到了三千萬兩銀子,“半在南苑,半在大內,皆用紅繩束之”。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慈禧太后倉皇出逃,保命要緊,根本顧不上“小金庫”,但是留守大臣世續知道太后“小金庫”的所在地,雇了日本使館的士兵嚴密看守。于是,在簽訂了《辛丑條約》,慈禧帶著光緒皇帝回北京后,“慈顏大悅”,立即重用世續,“賞黃馬褂,轉吏部兼都統”。

許指嚴的《十葉野聞》更形容慈禧的“小金庫”有“天文數字”。他說:“而慈禧所自積之鏹,始終未悉其確數,或言計共二百兆兩”,意思是慈禧的“小金庫”有2億兩白銀。這些錢最終都去了哪兒?有人說被日本人盜搶走了,有的說是被李蓮英們給盜取、貪污掉了,等等,莫衷一是。

光緒、慈禧死后,隆裕太后掌管宮中,也學慈禧的樣兒建立自己的“小金庫”。但與慈禧相比,她真是小巫見大巫,大概數字為九千六百萬兩。不過她有理財頭腦,把錢存進了外國銀行賺取利息,據說以她妹夫載澤器重的盛宣懷為經理人。在清朝覆滅,溥儀退位后,曾“聞洋行有倒賬之說”。但隆裕畢竟是個深居宮中的婦人,亡國之際,喪魂失魄,哪有精力余裕再追究她的“小金庫”啊。而且,有人懷疑,“盛(宣懷)本狡獪”,那筆巨款可能早被盛宣懷私吞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