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萬年前“遼寧人”是怎么生活的

 

最早的“遼寧人”是誰?答案是距今二三十萬年前的營口“金牛山人”。

數十萬年前的“金牛山人”長啥樣?是怎么生活的?在“金牛山考古遺址公園”或許會找到謎底。

金牛山遺址位于遼寧省營口市大石橋永安鎮西田村,是繼北京周口店猿人遺址之后,中國北方舊石器時代早期最重要的遺址,同時也是中國東北地區迄今發現時代最早、文化內涵最豐富的古人類遺址。

7月21日,記者獲悉,營口大石橋的“金牛山考古遺址公園”項目,已入選第二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該項目計劃于2018年建成,預算資金5億元。屆時,一個集考古科研、科普展示、旅游觀光、文化休閑的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將展現在世人面前。

——發 現——

人頭骨、脊椎骨等骨骼化石,皆為同一個體

金牛山是一座礦藏資源十分豐富的寶山。當地老百姓在采礦過程中不斷發現化石,引起了營口市文物部門的重視。1974年秋天,遼寧省博物館、營口市文化局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組成聯合發掘隊,對金牛山進行了首次發掘,在洞穴中發掘出大量哺乳動物化石和少量舊石器時代的文化遺物和遺跡。

金牛山真正開始名揚世界是1984年。這年9月,北京大學呂遵諤教授帶領幾名研究生來到金牛山進行舊石器考古教學實習。在這次考古發掘中,他們陸續發現了人的頭骨、脊椎骨、髖骨、肋骨、尺骨、手足骨等骨骼化石,皆為同一個體,被學術界命名為“金牛山人”,同時他們還發現了打制石器和用火遺跡。原本僻靜的金牛山也因此名聲大噪,成為世人關注的焦點。

金牛山人化石的發現,震撼了整個學術界。中科院院士、著名舊石器考古學家賈蘭坡教授說:“這是近年來舊石器考古學的重要發現。”著名考古學家、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蘇秉琦教授盛贊道:“金牛山的發掘工作很細,是舊石器時代田野發掘工作的突破。”金牛山人化石的發現,被評為1984年全國重大考古發現之首。

——疑 問——

發現的金牛山人是男還是女?

最初,研究者曾根據其頭骨大而粗壯的特點推斷金牛山人為男性。后來經過進一步的研究發現,其骨骼表面比較光平,頭骨頂結節較發育,乳突較扁弱,這些特點都暗示著女性的特征。而判斷男女性別的最大根據是骨盆,女性骨盆因適應分娩的需要,與男性的骨盆存在明顯的區別。考古學家雖未發現完整的金牛山人骨盆,但發現了完整的左側髖骨(骨盆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形態和測量結果都顯示出女性的特征,因此最終敲定金牛山人為女性。

金牛山的這位女性上頜齒弓完整,牙齒保存較全,為判斷其年齡提供了可靠的依據。再加之其左右兩側第三臼齒齒尖十分尖銳,幾乎沒有什么磨耗,顯然是剛萌出不久。現代人第三臼齒一般是在成年期前后萌出,故又稱智齒。因此金牛山人應該成年不久,大約20歲到22歲。至此,展現在世人面前的是一位體格矯健、具有幾分野性的美女形象。

金牛山人與“北京人”誰更聰明?

金牛山人正處在直立人向早期智人過渡階段,填補和連接了人類進化系列上的重要缺環。雖然與北京人有許多相似之處,但卻比北京人進步。首先,體現在腦容量上。在人類進化過程中,人的體質不斷進步,而發展變化最大的還是人腦,腦容量越大,機能也越復雜。對金牛山人腦容量的測定結果和腦紋觀察表明,金牛山人大腦的進化較同時代的北京人要進步。其次,金牛山人頭骨骨壁較薄,這也是在勞動過程中,體質不斷進化的結果。

根據金牛山人的體質特征,我們可以基本勾勒出金牛山人的輪廓:身材較矮,體格強健,頭部與猿人相似。上肢和手比現代人原始,不能像現代人那樣靈活地從事各種活動;下肢雖然具備現代人的形狀,能直立行走,但仍有些屈膝。

金牛山人怎么生活?

金牛山人過著穴居生活,洞穴堆積自上而下分為八層,人骨化石就處在第八層。第八層中含豐富的文化遺物和動物化石,其中包括用火遺跡,說明當時已經能夠控制火源。

二十多萬年前,我們的祖先還不會人工取火,他們只懂得使用自然火。那么,金牛山人是怎樣保存火種,使之長時間不滅呢?考古學家在金牛山人居住的洞穴里面發現了豐富的用火痕跡,包括為數不少的炭屑、燒骨和灰堆。最能說明問題的是灰堆。考古學家在洞穴里共發現了11個灰堆,灰堆的平面和剖面都比較規整,顯然是為了控制火而精心準備的。金牛山人在生火之前先在地面用石頭壘起一個圓形的石頭圈,以控制篝火的范圍,類似后來的“灶”,然后在“灶”里燒烤食物。從遺跡可看出,灰燼分布于石圈內,灰燼層在剖面上首尾相連,說明當時的火種基本沒有熄滅過。灰燼層的頂部、中部和底部分布許多石塊,表面由于長時間燒烤而層層剝落碎屑或呈粉末狀。這種保存火種的方法叫“土石封火”。

金牛山人已經知道控制火源,砌筑原始的灶,生存手段包括對生熟食物的控制程度有了很大改善。可以說,金牛山人率先跨進了智人階段。與元謀人(早期直立人)、北京人(晚期直立人)構成了人類進化史上的三個連續發展的階段。

我們可以想象金牛山人的生活場景:二十多萬年前,一個由四五十人組成的有血緣關系的原始人群來到金牛山,他們利用火的威力趕跑了居住在洞穴中的野獸,開始了他們穴居的生活。白天男人們外出打獵,有時要數天才能帶著獵物歸來,婦女們則帶著小孩在周圍的山林和草地間采集植物和果實。晚上回到洞穴,扒開封火的火堆,引起篝火。人們圍坐在篝火旁,燒烤各種食物,然后一起分享美食。(文·劉 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