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瑪雅

瑪雅文化和天外來客是當代兩個不解之謎。為了揭開它們神秘的幕紗,世界上許多科學家孜孜不倦地進行了大量的探索。

人類假如想要看到自己的渺小,無需仰望繁星閃爍的蒼穹,只要看一看在我們之前就存在過、繁榮過,而且已經滅亡了的古代文化就足夠了。—[德]西拉姆

公元1502年的某一天,大西洋的波濤分外平靜,哥倫布率領的西班牙遠征隊正沿著洪都拉斯灣進行第四次探險航行,一艘印第安人的巨大木舟與他們不期而遇。印第安水手指著遠方水霧迷茫的綠色海岸線,說出了那個令后世的人們再也無法忘記的名字—瑪雅。五百多年過去了,我們對于瑪雅雖然不再陌生,但籠罩在它身上的霧靄卻并未消散。

十六世紀中葉,西班牙殖民主義者,順著哥侖布的足跡,踏上中美土地,來到了瑪雅部落。瑪雅人委派通譯者佳覺,向西班牙第一任主教蘭多介紹了自己的文明。蘭多被瑪雅典籍中記載的事情嚇壞了,認為這是“魔鬼干的活兒”,于是下令全部焚毀。經過這番浩劫之后,瑪雅主人一下子神奇地失蹤了,他們燦爛的文化也隨之成了啞謎。

300年后,年輕的美國外交官斯蒂文寫了一本《旅行紀實──中美加帕斯和尤卡坦》激起了人們研究瑪雅文化的熱潮,于是不少人致力于研究十六西班牙的那場浩劫后,僅留下的三部瑪雅典籍和一些石碑、壁畫等,然而,瑪雅的文字是那樣古怪,那樣難懂。數百年來,這三部象天書一樣的瑪雅典籍,吸引著無數想要“打開” 這“硬殼果”的人,但到頭來,他們都只能望洋興嘆。特別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為了研究瑪雅文化,美國和蘇聯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甚至還使用了先進的電子計算機。即使如此,到目前為止,據說也僅僅認出其中的三分之一。

1966年,有人根據已認出的這些瑪雅文字,試譯了奎瑞瓜山頂上的一塊瑪雅石碑,出乎人們意料之外的是,它竟是一部編年史。據透露,編年史中記有發生于九千萬年前,甚至四萬萬年前的事情。可是四萬萬年前,地球還處在中生代,根本沒有人類的痕跡,難怪那些歐洲的宗教狂人要認為通譯者佳覺所介紹的瑪雅文明是“ 魔鬼干的活兒”了。

瑪雅的文字連現代電子計算機都“敲”不開,他們的歷史要上溯到四萬萬年以前。可見,他們決不是一個落后的民族。

數系、紀年和古怪的歷法

人類發展的歷史表明,數系中的“0”這個符號的發明和應用是具有重要意義的。研究者從瑪雅文化的研究中發現,至少在公元前4-3世紀,瑪雅人已應用了“0”這個數學概念,而且瑪雅數系的特點是20進位的,在石碑中竟出現了有長達十一位的大數字。例如,在計時上,瑪雅人有一個稱為阿勞東的單位,就相當于23040000000個日。這樣巨大的單位,只有在測量星際距離和星際航行時才需要到。因而,瑪雅的數系被人們譽為“人類最偉大的成就之一”。

每個民族一般都有一個紀元。羅馬帝國的紀元以它的建立為起點;希臘以第一次古奧林匹克競技為起點;基督教國家則以耶穌的誕辰為起點。但在瑪雅的傳說中,他們有好幾個紀元,每個紀元都是以地球毀滅性破壞的結束為起點的。瑪雅的最后一個紀元開始于公元前3113年,這正是他們在中美定居下來的日子;瑪雅的上一個紀元開始于公元前11000年,那時正好地球上冰河期結束;再往前推,他們還有三個紀元,每個紀元的時間都要以幾十萬年或幾百萬年來計算。

他們的歷法也是奇特而又精確的,他們把一年分成l8個月,每月20天,年終再加5天為禁忌日,合為365日之數。他們測算地球年是365.2420天,現在的準確計算是365.2422天,一年的誤差不過0.0002天,也就是說,5000年的誤差也不過一天。瑪雅人還創立了日期為9天、260天、360天和819天的歷法。他們測算的金星年是584天,和現代的測量相比,50年內的誤差只有7秒。 這是十六世紀的歐洲殖民主義者所望塵莫及的,因為那時的歐洲,普遍使用的還是粗糙得多的凱撒歷。不僅如此,瑪雅人還制定了太陰歷,算出了金星公轉一周的時間,并找出了糾正太陽歷和太陰歷積累誤差的方法。

盡管當時的瑪雅人有如此精確的太陽歷和太陰歷,但他們卻十分珍視一個由十三個月組成一年、每個月為二十天的奇怪日歷。顯然,連中美其他土著都知道,這種二百六十天為一年的日歷是毫無使用價值的,他們都有比這奇怪日歷更符合年月、四季、晝夜運轉規律的日歷。那么,這個奇怪的日歷是否是瑪雅祖先從另外“世界”帶來的一部分遺產呢?

瑪雅人的天文臺常常是一組建筑群。從中心金字塔的觀測點往廟宇的東面望去,就是春分、秋分的日出方向;往東北方的廟宇望去,就是夏至的日出方向,往東南方的廟宇望去,就是冬至日出的方向等等。

有趣的是,與其他類型古代文明相比,瑪雅人雖是最偉大的天文歷算大師,卻不會做乘除運算,也沒有角、圓、旋轉等任何幾何圖形概念。

外星球的歷法?

外星說的最主要依據是瑪雅人的“卓金歷”,這種歷法以一年為260天計算,但在太陽系內,卻沒有一個能適用這種歷法的星球。依照這種歷法,這顆行星的大致位置應在金星和地球之間,應十分溫暖,所以瑪雅人選擇在酷熱的熱帶雨林居住。

宇宙火箭設計圖?

有一位帶有奇妙頭飾的青年浮雕,研究者認為“浮雕與太空人非常相似,浮雕像的穿著與當時的瑪雅人截然不同,他的下顎下邊是套頭羊毛衫之類的圓領,貼身的上裝在手腕處有反折過來的袖口,腰際圍著一條有安全扣的寬皮帶,褲子上有網狀花紋,直到腳踝是緊貼的吊襪狀衣物,以我們對類似圖片的知識而論,這無疑是一幅標準的太空人打扮!”

更重要的是,在這流線型物體尾部,還畫有類似煤氣噴出的氣,顯然是火箭上排放出的廢氣。現代學者以現代畫法,將這幅畫重新描繪一張,就是個單人的火箭。這個浮雕想要告訴我們什么?是瑪雅人將天外訊息用他們熟悉的象形文字和繪畫表現出來?如果沒有真實的形體出現在他們面前,以當時人的智慧,絕對無法想像出一個乘坐太空船的人類所使用的一切復雜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