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株洲人三大謎團

 

通過株洲市文物局相關負責人的敘述,株洲先民們的背影若隱若現。如果史前株洲人穿越到今天,會跟我們說些什么?記者根據考古學家的描述作了虛擬口述。

史前株洲人的“自白”

史前株洲,也很“宜居”

時間推至20萬年前。我們這群古人類居住在延綿起伏的丘陵上,繁衍生息。我們使用石片、尖狀器、石核等石器,在江里捕魚、森林里狩獵、平原上采果。

當時的株洲,藍天白云下,漫山遍野古木參天、藤蔓密布,林間溪流潺潺、百鳥爭鳴,河邊水草豐美、群魚歡跳,很“低碳”很“宜居”。

紅面猴攀著藤蔓在林間歡快地蕩來蕩去,一群群犀牛從河對面結伴緩緩游來,又緩緩游去。

林間的空地上,圍著一排簡陋的窩棚,這便是當時的村莊了。

夕陽西下時,晚霞透過樹梢,灑在村莊的空坪上。我們喜歡“依山傍水”,選擇在江河邊生活,比較方便,沒事可以下河捕捕魚,那么接下來的晚餐又可以開“葷”了。

男人們陸續歸來了,抬著狩獵而來的豪豬,勝利的喜悅,美在心里,漾在臉上。

女人們陸續歸來了,挎著采集而來的野果,豐收的話語,掛在嘴上,響在耳邊。光著身子的孩子們把大人圍在中間,唱啊,跳啊……

秀一秀我們的“工藝品”吧——

刮削器:把小石片削尖,剝果皮、獸皮之類,挺方便;

石錘:它就是一種石制品,主要是被用來休整其他的石制的目標;

……

有了這些東東,我們能吃上肉了,但,碰上太大的野獸和獸群,還是很頭疼,誰讓我們人少呢?

不過,這個時期,我們也沒啥吃,靠捋草籽、采野果、獵鳥獸維持生活。有時吃了不該吃的東西,中了毒,搞不好就會被毒死。人們得了病,不知道對癥下藥,都是硬挺,挺過去就好了,挺不過去就死啦。

史前株洲人三大謎團

謎團之一:遺骨在哪?

舊石器時代的株洲人,我們至今找不到他們的遺骸,這是為什么?其實,這與株洲的土壤有關。

株洲以紅土居多,這種土壤是酸性的,人的尸骨容易腐蝕。尋找先民遺骨,洞穴是最大希望所在,在那里,土壤的酸性比較弱。

其實,即便是在洞穴里,找到先祖遺骨的可能性依然不大。因為,在史前,人類是少數派,豺狼虎豹等猛獸的數量是人類的N倍,它們的胃口可不小。

謎團之二:先民是否遍布全株洲?

迄今發現的生產工具,只是出現在我市天元區、攸縣的丘陵地帶,那么,再往南到茶陵、炎陵等地,我們的先民是否曾踏足?這還是個未解之謎。

謎團之三:先民們是否滅絕?

有資料介紹,距今約十至二三萬年,相當于地質史上的晚更新世,也就是考古學的舊石器時代中、晚期,活躍在今中國范圍內的史前人類的經濟活動逐漸活躍,最后轉變為現代人。但也有專家認為,在末代冰期,大約10萬年前,所有的本土中國人都未能在嚴寒中幸免,非洲人來到了中國,繁衍成現代中國人。

不過,這一說法得到了一些學者的質疑:非洲人可能在那個時候到了中國,但本土中國人并未滅絕,他們和非洲人融合,成為現代人的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