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機處的紀律

朱元璋得了天下不久,就召集大臣開研討會,主題十分嚴肅:元朝曾經那么強大,為何不到百年就滅亡了?大臣們普遍認為,元朝的統治太寬松了。朱元璋糾正說:元朝是對官員太寬松了!

朱皇帝發現了一條重要的執政規律,史鑒鑿鑿。

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一場政變推翻了越南政府,國王黎維祁緊急求救。兩廣總督孫士毅受命帶兵平叛,馬到成功。黎維祁十分感激,主動要求孫士毅當國王,自己退居二線。

乾隆當然很高興,封孫士毅為一等謀勇公,調他回京出任軍機大臣、兵部尚書。

此時的孫士毅何等威武,直到遇到和珅。

回京第二天,孫士毅早早等在皇帝辦公室外,靜候乾隆接見,手里把玩著什么東西打發時間。軍機大臣和珅過來了,笑瞇瞇打招呼:

“大英雄回國,帶啥奇珍異寶了?”

孫士毅說:“哪有?哪有?”

和珅假裝不高興:

“沒有?您手里是啥寶貝?”

孫士毅敷衍道:“啊,就一鼻煙壺。”

和珅一把奪過來,只見這鼻煙壺在陽光下玲瓏剔透、美輪美奐,竟然是一顆特大珍珠雕成的,足有鵪鶉蛋那么大。

和珅簡直愛不釋手:“這東西真不錯,送給我吧?”

孫士毅趕緊解釋:“不好意思,這是獻給皇上的,我都報告過了,下回再給你弄一個。”

和珅拍拍孫士毅的肩膀:“開個玩笑,我哪里配玩這個。”

過了幾天,和珅突然來到孫士毅辦公室,壓低嗓子,神情詭秘地說:

“巧了,我也弄了個鼻煙壺,但是不知道好不好,你幫我看看?”

孫士毅一看,大吃一驚:這正是自己送給皇上的!

孫士毅是個細心的人,他悄悄查閱了皇上的賞賜登記簿,近期并無任何賞賜記錄!

時間久了,孫士毅懂了,和珅可以隨意出入宮廷任何一個禁區,如同在自家一樣。和珅沒事最喜歡去內務府庫房轉悠,只要發現喜歡的東西,拿了就走,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后來嘉慶皇帝抄他的家才知道,國內外進貢給乾隆皇帝的寶貝,最好的都在和珅家。

孫士毅不禁暗自嘆息:宮中那么多管理制度,在和珅面前竟然如同一張廢紙,這不是什么好現象!

豈止是資產管理規矩,就是軍事制度照樣是一紙空文,后果也更加嚴重。乾隆帝的養子福康安,領兵鎮壓苗民起義。到了前線受不得苦,居然把軍事指揮權交給副手代勞,自己整天待在司令部里喝酒行令,欣賞歌舞表演。西南苗民起義始自雍正時期,一直到同治時期才勉強了結,前后拖了120多年,把大清拖得疲憊不堪,這是一個重要原因。

康熙皇帝晚年身體不好,工作積極性不比當年,特別是對干部過于寬容,奉行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政策,埋下了官場風紀滑坡的種子。乾隆皇帝寵信和珅之后,綱紀廢弛,吏治敗壞,官員們逍遙自在,康乾盛世便走到了末路。自嘉慶時期開始,各種規矩都不作數了,于是大清國運一路下滑,所有皇帝沒過過一天安生日子。

嘉慶帝最為無奈的是,內部經常發生泄密事件,皇上要處理誰、提拔誰,還沒發文,當事人就知道了。調查結果令他十分震驚:消息是從軍機處泄露出去的!

軍機處是皇帝最高辦事機構,貫徹落實的都是軍國大事,保密紀律自然少不了,怎么會出這種事呢?

原來,不知道從何時起,軍機處儼然成了通訊社,各種國家機密源源不絕外流,國家權力中心一點兒嚴肅性都沒有。嘉慶帝本人對此有詳細敘述:許多人沒事就往軍機處跑,辦公室和走廊里,整天吵吵嚷嚷、人來人往,活像鬧市區。如果問他們來軍機處做什么,回答有兩種,一是來匯報工作的,二是來找領導簽字的。實際上都是來打探消息甚至做交易的!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嘉慶十八年(1813年),幾個農民差點兒把皇宮連鍋端,這一點兒都不奇怪。

嘉慶皇帝的爺爺雍正皇帝,當年的做法完全不同。

康熙歸西,雍正登基,朝鮮國王派特使來北京慶賀。這個特使具有超凡的觀察力,回國后報告國王:大清很有希望,康熙朝的興盛將會延續。國王問理由何在,特使用細節說話:

“康熙晚年,我每次到北京,看到紫禁城內外的警衛人員,個個松松垮垮,沒個站相,根本不像軍人。夏天更糟,有的干脆脫掉軍服、扔下槍械,光著膀子喝茶、睡覺、下棋、吃西瓜,互相打鬧戲耍。這回大不一樣,警衛部隊風紀嚴謹,態度嚴肅,著裝整齊劃一,目光炯炯有神,一副隨時準備出擊的樣子,讓人頓生畏懼之心。”

朝鮮特使沒有看錯,雍正確實是胸懷大志、銳意進取的大政治家,在中國歷代帝王中排名靠前。為了大清的長治久安,他創設了軍機處,集中權力推行新政。他嚴明紀律、規范行為,從重從快打懶肅貪,鐵血凜然整頓官場。在很短的時間內,官場風氣和社會風氣竟然煥然一新,行政效率大幅提高。政治清明,經濟自然發展,庫存充盈,迅速彌補了前朝赤字。

其中,雍正時期軍機處官員的作風情況,跟嘉慶朝有著天壤之別,很能說明問題。

對軍機處,雍正一開始就要求很嚴格、很明確。一是規定大家必須在凌晨五點之前到崗,并且保證今日事今日畢,不得拖拉;二是改變慣例,減少遞送公文的層級,做到直接送達,竟創造了日行800里的紀錄,很像今天的“快遞”,保證了政令暢通;三是嚴格保密紀律和廉政制度,決不允許跑風漏氣和以權謀私。

四川布政使程如絲犯了大罪,在死刑判決書送達成都之前一周,程如絲就知道了結果,并以自殺逃避了法律制裁。雍正抓住這個案例,嚴肅處理了泄密者,開展了警示教育,完善了制度,為軍機處工作人員畫了一道醒目的紅線。

最早在軍機處工作的張廷玉,深受皇帝信任,幾乎所有重要文件都是他起草的,是知道秘密最多的人。但他一臉嚴肅,一個銅板不收,晝夜埋頭干活,沒有任何人敢到軍機處找他聊天。和珅那樣的軍機大臣,在雍正時期根本沒有生長土壤。

在中國封建社會歷史上,堪稱“盛世”的黃金時代寥若晨星,康乾盛世是其中之一,且綿延百年不斷,超過整個清朝歷史的三分之一。但是,連接康熙和乾隆這兩座高峰的橋梁,正是雍正時期,雍正皇帝是康乾盛世成型的關鍵。

設想一下,假如沒有他的創新精神和嚴刑峻法,康熙朝后期的弊政持續發酵,乾隆帝就不可能那樣成功,所謂的“康乾盛世”,頂多是“康熙盛世”。所以不少史家主張,所謂的“康乾盛世”,實際上是“康雍乾盛世”。

奇怪的是,康熙和乾隆都享有“寬仁”的美譽,雍正這樣負責任的帝王,卻背著“嚴苛”的惡名。殊不知,無視法紀是官員責任意識缺失的結果,也是貪污腐敗的前奏。如果朝廷熱衷于當好好先生,帶頭把規矩當擺設,官員肯定舒服無比、為所欲為,老百姓的日子就不舒服了。老百姓活得痛苦,政治統治能長久嗎?載舟的水一旦沸騰,清朝一定是另一個元朝,哪會享有近300年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