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的別墅

文天祥的別墅

對于文天祥,《宋史》有一句評價:“性豪華,平生自奉甚厚,聲伎滿前。”意思是說文天祥性格豪放,日子奢華,喜歡高規格的享受,家里養了一大群歌姬,把自己侍候得跟神仙一樣。

《宋史》上的評價并不違背事實。我讀過文天祥的《指南錄》,也讀過他的傳記體文章《紀年錄》,發現他妻妾成群:他二十歲中狀元,娶了一個媳婦,復姓歐陽;又娶了兩個側室,一個姓顏,一個姓黃;后來又陸續納了七個侍妾。一走動,前呼后擁,都是鶯鶯燕燕。

這些妻妾給他生了一大堆孩子,包括兩個兒子和六個女兒。兩個兒子分別叫文佛生、文道生。六個女兒分別叫文定娘、文柳娘、文環娘、文監娘、文奉娘、文壽娘。兩男六女,兒女成群,都是他和他的妻妾共同努力的結果。

除了妻妾成群、兒女成群以外,文天祥還為自己打造了一幢大別墅。這所大別墅位于他的江西老家,離廬陵縣城一百多里,“其地平曠,長可百丈余,余可三十丈。”( 文天祥《紀年錄》)長一百丈,寬三十丈,占地三千個平方丈,折合畝數是五十畝。這五十畝地皮的風水奇佳,背靠大山,左靠大山,右側還是大山,三山環抱,前面向陽,一條山泉彎彎曲曲從南邊繞過,“青山屋上,流水屋下,隱者之居也。”(同上)青山環抱,清泉圍繞,真是隱士的理想居所。

文天祥蓋別墅的時候才三十多歲,已經做過一任司長(員外郎)、一任廳長(提刑)、兩任市長

(知州),還給小皇帝宋度宗講過課,俸祿優厚,賞賜優厚,手里足夠有錢。因為有錢,所以他買得起地皮,蓋得起房子。他得意地說:“昔晦翁愛武夷而不能家,歐公卜潁水而非吾土,余何為哉,乃幸得之!”(文天祥《山中廳屋上梁文》)當年朱熹他老人家想在武夷山隱居,沒錢蓋房,只能作罷;歐陽修他老人家倒是在潁州西湖蓋了房子,可是潁州終歸不是他的老家啊。跟兩位先賢相比,我文天祥真是幸運啊!既有錢蓋房,又能在家鄉蓋房,嘖嘖,老天沒有虧待我。
可惜文天祥得意沒多久,元兵就打過來了,眼看家國不保,他慨然賣地賣房,自籌經費招兵買馬,帶著一萬義軍去跟元兵作戰,直到被俘,不屈而死。從這個角度看,文天祥雖然愛享受,但他更愛的還是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