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門政變之謎

唐初在玄武門演出了一場殺兄奪位的悲劇,推出了中國歷史上一位杰出的皇帝李世民。他上臺關鍵一步是“玄武門之變”,山于成功者后來做了皇帝,當然當時的史料傾向于他. 但是也為后人留下了種種疑點。

唐高祖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四日,唐高祖李淵次子李世民率尉遲敬德等,伏兵長安宮城北門玄武門,殺死其長兄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逼高祖立自己為太子,史稱“玄武門之變”。圍繞這次事變,有幾個間題至今懸而未決。

第一個問題:事變的始作俑者。

唐高祖李淵的皇后竇氏生有四子三子李元霸早死;長子李建成通常留居長安.協助高祖處理軍國大事;次子秦王李世民領兵出征,統一全國。隨著李世民在征戰中屢建功勛,威望日增李世民與李建成兄弟二人爭奪皇位的斗爭日趨明朗化。在這場斗爭中,四子齊王李元吉一直站在李建成一邊。

一種意見認為,玄武門之變雖然是李世民策動的,但它卻是由李建成釀制,最后自食其果;而李世民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決定采取先發制人的對策。據《資治通鑒》載:“世民功名日盛,上常有意以人建成,建成內不自安,乃與元吉協謀,共傾世民各引樹黨友。李建成害怕聲望日盛的李世民威脅自己的太子地位,多次欲置其于死地。武德七年夏季當李淵去宜君縣仁智宮避暑,李建成乘機私下令慶州都督楊文干“募健兒送京師,欲以為變”企圖用武力除掉李世民;同年七月,李淵“校獵城南命三子同往,李建成故事意拿“喜服,.的胡馬,讓李世民騎。為此,李世民曾言:‘彼欲以此見殺,死生有命庸何傷乎!”李建成還無中生有地通過妃殯向高祖報告說:“秦王自言,我有天命,方為天下主,豈有浪死”,想以謀反罪置李世民于死地;據《資治通鑒》載,在玄武門之變發生的前兒天,李建成乘北征突厥的機會,圖謀將秦王府的精兵和曉將移至自己手中,然后殺掉李世民,只是這一密謀被泄露,才未得逞。

另一種意見認為,玄武門之變作為爭奪皇位的同室操戈相互殘殺,其始作俑者,乃秦王李世民。據Ci日唐書》記載,武德四年,在乎定王世充期間,李世民與當時秦王府記室房玄齡拜訪了一位遠知道士。他對李世民說“方作太平天子,愿自惜也。’’李聽后很得意,取代李建成當太子的念頭越來越濃。大臣封德彝亦認為,“秦王恃大勛,不服居太子之下”。著名學者陳寅格先生認為“唐自開國時建成即號為皇太子,太宗以功業聲望卓著之故,實有奪嫡之圖謀,卒釀成武德九年六月四日玄武門之事變.,這話還是有道理的。

第二個問題:唐高祖的傾向性。

在李建成李世民兄弟長期明爭暗斗過程中,高祖李淵傾向于哪一方呢?有人覺得,李淵處處偏擔李世民,放手讓其與長兄李建成爭個高低,以取而代之。據不少史籍記載,太原起兵以后,李淵就曾對李世民許諾過:“若事成,則天下皆汝所致,當以汝為太子。”當有的大臣眼看著李世民的權力日重,威脅到太子的地位時,建議趁早將他打發出去。李淵不僅沒有采納,反而給予李世民更大的權力,特IF,其為“天策上將”,位在王公之上,還增邑二萬戶,準許他“開館于宮西,延四方文學之士.,,促成其積聚起更強的勢力;當事變發生時,李淵正在 “泛舟海地”,有人將這個消息告訴給他,并說:“建成、元吉本不預議謀,又無功于天下,疾秦王功高望重,共為好謀。今秦王功蓋宇宙,率土歸心,陛下若處以元良(太子),委之國事,無復事矣!”李淵當即回答:“善,此吾之夙心也。”可見他傾向性是何等明顯。

也有人覺得,確有許多史籍作了李淵傾向于李世民的記載但大多出于貞觀史臣們的虛構。李世民是成功者,由他當政時期編寫的史籍,當然會進行種種有利于他的修飾。其實李淵一直是站在長子李建成的一邊的。作為一位封建時代的帝王,“立嫡以”的觀念在他身上并沒有動搖過。如在早年安排職務時,李淵就讓李建成統率左三軍,而讓李世民統率右三軍;李淵進封唐王后李建成為唐世子,李世民則為秦公;及至李唐王朝創立,李淵還是毫不猶豫地立李建成為太子;后來,當李淵發現李世民有專制行為和奪嫡圖謀時,對其流露過強烈的不滿:“此兒典兵既久,在外專制,為讀書漢所教,非復我昔日子也。”

還有人覺得,鑒于隋王朝廢立太子而引起骨肉相殘的教訓,李淵面對兒子們爭權奪利的斗爭,往往采取不偏不倚、擺擺平的做法。例如,武德七年楊文干兵叛一事連及李建成,李淵一邊許諾李世民為太子,一邊要封李建成為蜀王,不得誅殺骨肉。最后,還把兄弟不能相容的罪責歸咎于東宮與天策府官屬;當奪嫡斗爭愈演愈烈時,李淵就打算將李世民封往富庶的洛陽,但遭到李建成、李元吉反對又只好作罷。

第三個問題:李淵讓位之謎。

玄武門之變的刀光劍影剛剛散去,唐高祖李淵就戲劇性地將帝位讓給了李世民,此舉在封建時代是罕見的。對于李淵讓位的原因,有人認為,這時他已年屆六十.原來那種進兵長安的銳氣早已衰退。當上皇帝后.生活日漸腐化本人不愿再勤于政事,更不想親自出征打仗,經受風霜之苦,于是產生了高升太上皇之位坐享清福的想法,主動把皇帝之位讓給了躍躍欲試的兒子。

也有人認為,經歷了玄武門之變后,唐王朝的軍政大權實際上開始落到李世民手中。在事變過程中,李世民既然下得了毒手殺害兄弟及其諸子,難保日后就不會向父親開刀。據《二十二史札記》記述,當李淵坐視其孫子以反律伏誅而不能一救,高祖亦危極矣”。心有余悸的李淵,為了避免落得隋文帝一樣的下場,于是采取了主動行動。還有的論者認為,李世民暗中或許還對其父進行過威逼,令其交出權力。不管怎么說,既然李世民掌握皇權已成定局,李淵讓位實屬不得已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