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藥之父:發明避孕藥獲獎1美元

 

1月30日,卡爾·杰拉西因癌癥并發癥在舊金山家中辭世,享年91歲。

杰拉西是口服避孕藥的發明者,因此被稱為“避孕藥之父”。

然而,“避孕藥之父”卻不足以概括杰拉西的一生:

除了是一位世界一流的化學家,

他還是一位成功的企業經營家,

是小說家、詩人,還是收藏家、藝術家的庇護者。

科學家

發明避孕藥獲獎1美元

就像阿姆斯特朗與月球的名字緊緊相連一樣,卡爾·杰拉西的名字總是和口服避孕藥相連。

1951年,杰拉西在墨西哥城首次合成了炔諾酮,這成為現代口服避孕藥的關鍵成分。杰拉西當時28歲,他并未意識到這會對他自己、甚至整個社會帶來何等巨大的改變。1960年,盡管存在著巨大的爭議,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還是批準了口服避孕藥的上市申請。

口服避孕藥的誕生,對人類所產生的影響之重大和深遠,它將男女從生育的重擔之中解放了出來,改變了女性的家庭和社會角色,進而深深改變了整個社會以及人類繁衍的方式。在2000年評選的千年來影響人類歷史進程的100項重大發明中,避孕藥位列第二位。

為了將避孕藥和其他藥區分開來,“藥片”(pill)的第一個字母大寫后(Pill)就變成了避孕藥的專有名稱。作為發明者,杰拉西當時僅僅拿到了1美元的象征性獎勵。不過,杰拉西獲得早期推廣避孕藥的辛泰克斯公司不少股份,后來因為避孕藥大賣,這家公司股票飆升,杰拉西也積累了巨額財富。

口服避孕藥成功后,杰拉西并沒有放棄自己的科研開發。他擔任了辛泰克斯公司在墨西哥城和加州帕洛阿爾托地區的總裁,1968年他創立了自己的生物科技公司佐伊肯,生產以抑制昆蟲蛻變為機制的殺蟲劑。

除了避孕藥之外,杰拉西還是其他多項專利的發明者。他發表了1200多篇論文,是史上發表論文數量最多的化學家之一;1952年他首次接受了韋恩大學化學教授的職位,1959年又成了斯坦福大學的化學教授。

一生之中,杰拉西獲得過30多種獎勵、獎章,他成了政府和國際組織頒獎的常客,但是,卻從未獲得諾貝爾獎,盡管很多人認為,他在避孕領域的成就絕對配得上諾貝爾獎。
作家

失戀變作家著書20余本

就在大家認為杰拉西會向化學家的頂峰邁進時,他在晚年卻180度大轉彎,投身文學創作,開辟了人生的“第二事業”。

杰拉西為何會有如此大的改變?因為愛情。

經歷了兩段以離婚告終的婚姻之后,1977年,杰拉西與斯坦福大學的同事、文學系教授黛安·米德爾墜入了愛河。“我發現我們雖然同在斯坦福大學任教,但我們仿佛來自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杰拉西在接受采訪時說到,他如此為米德爾著迷。

1983年的一天,杰拉西被甩了。那時候的杰拉西已經是名滿世界的化學家和坐擁千畝豪宅的富翁。米德爾打電話告訴他,她愛上了另一個男人。杰拉西將自己的一腔憤怒失意都發泄到了詩歌和小說里,從此開始了文學創作的第一步。

一年之后,米德爾給他送來了鮮花和字條,詢問兩人是否可以復合。杰拉西將自己的第一部小說——記錄他們兩人苦澀戀情的小說,寄給了米德爾,“她大吃一驚。”杰拉西回憶道。

杰拉西同意不出版這本小說,1985年,兩人結婚。米德爾勸說杰拉西考慮寫作,并可以將自己所熟悉的科學領域作為寫作的主題,“自此我就變成了另一個人。”1986年,杰拉西干脆終止了自己的科研工作,開始了作為小說家和戲劇家的第二人生。

杰拉西一共出版了20多本小說和戲劇,他將自己的小說形容為“科學小說”,認為這是一種新的小說類型,主要涉及科學和其所引發的“部落文化”,以及所導致的困境。為了讓大眾盡可能多地了解這類題材,杰拉西又發展出了“科學戲劇”,探討了科學之中的各個領域,其中也包括,將性與人類繁衍分割之后對人類社會所帶來的影響和改變。

杰拉西記得自己寫完書之后拿給米德爾看,米德爾說,“我的化學家,你寫得很好。”“這是我這一輩子聽過的最高的贊美了。”杰拉西說。

2007年米德爾因為癌癥逝世。逝世前,米德爾對杰拉西說,“化學家,你從來沒有讓我感到無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