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中國古人初夜為何如些著緊見紅

核心提示:中國歷史上,和愈演愈烈的貞操觀念相聯系的就是男子的處女嗜好
在中國歷史上,和愈演愈烈的貞操觀念相聯系的就是男子的處女嗜好。一方面,男子以占有女子的處女身作為一大樂事;另一方面,在男人們看來,女子失去童 貞,不論是什么原因,都是永遠跳進黃河洗不清的破爛貨,永世不得翻身。而檢驗是否處女的方法,又是極不科學的初夜性交是否“落紅”。

中國的古人常以花蕊來形容女陰,例如《佛說秘密相經》中就以“蓮花部”來代表女性生殖器;與處女性交叫“開苞”,猛烈的性交動作叫“直搗花心”,處女 膜破了而流血叫“落英繽紛”,等等。古代賣淫業十分發達,妓女當然一般不是處女,可是嫖處女妓,為她“開苞”,可是件大事,嫖客要花十倍以至幾十倍的代 價。至于非處女,那當然沒有處女“值錢”了,娶了非處女,要遭人恥笑。有這么一個故事:有個寡婦再嫁,有人就送上一副喜聯:“花徑昔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 君開。”這是把女陰形容為“花徑”,這條小路過去已有人“掃”過了,現在換個人再“掃”一下吧,實在是極盡揶揄之能事。

古代男子之所以產生這種處女嗜好的偏執心理,主要還是出自私有財產觀念。如果妻子婚前已非處女,那么就很難保證她所生的子女是出自丈夫的血統,也很難 保證丈夫的財產不落入“野種”之手。同時,妻子既然是丈夫的私有財產,那么丈夫就要保證自己有“首次使用權”,如果是吃了“剩菜”,用了“舊貨”,那會十 分損害男子的自尊心。

處女嗜好之所以產生的另一個原因是,中國的古人對于“童身”特別迷信,認為和童男、童女性交能駐顏養生。六朝時的性學古籍《玉房秘訣》中說:“夫男子 欲得大益者當御童女。”古典小說《封神榜》中曾提到使用“萬點梅花帳”(處女初次性交處女膜破裂熱血染帳上)可以大破鬼神之敵,這也說明處女之寶貴神奇。

在許多朝代,宮廷都要選美,由各州府選拔少女送往宮廷。選美有許多條件,例如年齡、身高、健康、容貌、身體發育程度以及種族等等,但最重要的一個條件 是必須是處女。如果把非處女送進宮去,那可是大罪,因為是非處女,進入宮廷時也可能有孕,如受皇帝“寵幸”,生下的“野種”變成“龍種”,那就使皇家血脈 混亂了。

在中華性文化博物館中展出了一個瓷印,上有“守珍印”幾個字,是宋代州府選美送往宮廷時,證明某個女子是處女的憑證。把這個印蘸上朱砂,蓋在女子臀部,不易脫落,這就算“產品合格”證明了。

  二、初夜性交見“落紅”

在古代民間,常以初夜性交是否“見紅”來檢驗新娘是否處女。丈夫在和新娘第一次性交后,要以染上血的手帕以示親友,表明所娶的是“黃花閨女”、“原裝貨”,于是大家一片歡呼。

這種狀況,在古代一些文人所寫的狎詞和反映社會風尚的性小說中多有表露。例如清末的一首俗曲五更調《鬧新房》里,從一更眾人鬧新房,二更新人入羅幃, 寫到三更的“海棠枝上試新紅”之后,新郎就喜滋滋地“驗紅”了:“三更里明月來相照,奴好似狂風吹折嫩柳腰。郎愛風流不顧奴年少,忍痛含羞隨他來顛倒。弄 出一點紅,滴在白綾標,不怕羞丑拿到燈前照。新郎見了喜紅,心中多歡悅,說奴是黃花女,喜笑在眉梢。”

這種“見紅”的手絹,不但新郎要看,有時連外頭的賓客和男方的家長都要贊嘆不已地傳看這塊血跡斑斑、代表新娘貞潔的手絹。如果新娘不“落紅”,而外面 又圍著一大堆等著見紅的人,那場面的確十分尷尬,后果十分嚴重。例如《醒世姻緣傳》中就有這樣一段情節,有個叫魏三封的人娶程大姐為妻,初夜不見紅,就對 她毒打拷問,然后押送她回娘家:
開了街門,只見程大姐蓬頭燥腦,穿著一條紅褲,穿了一件青布衫,帶上系了那塊雞冠血染的白絹,反綁了手。魏三封自己拿了根棍子,一步一下,打送到她門 前,把她賠的兩個柜,一張抽頭桌,一個衣架、盆架之類,幾件粗細衣裳,都堆放在大門口,魏三封在門前跳著,無般不識樣的毒罵。

當程大姐的母親孫氏出來與魏三封吵鬧,被魏三封拳打腳踢時,看熱鬧的人把他們拉開,還紛紛指責挨打的孫氏說:
你原不該把閨女這么等的。她廟里豬頭——是有主的,你不流水的認不是,還挺著脖子合人理哩!…這魏大哥是正頭香主,指望著娶過媳婦去侍奉婆婆,生兒種女,當家理紀,不知那等的指望。乃至見了這門破茬,但得已,肯送了來么?你還長三丈,闊八尺,照著他!

書中描寫孫氏和程大姐生活作風都不好,但即使如此,魏三封也不應該那樣殘忍地折磨她,羞辱她,這十足反映出封建時代的男子極端自私的貞操觀。當時,魏三封的所作所為不但不受人們的責備,反而得到大家的同情和贊賞,可見那時這種觀念已經“深入人心”。

用初夜性交檢驗“落紅”的辦法來看是否處女,這是極不科學的。因為處女膜薄的女子可能因運動、勞作而使處女膜破裂。清代《蟲鳴漫錄》記載了這么一件 事:有個老翁見到幾個小姑娘在田間玩耍,其中有個小姑娘坐在鋤柄上,下身流血了,流于鋤柄。老翁在她們離去后就把這個鋤柄保存了起來。過了五六年這小姑娘 出嫁了,初夜不見紅,被疑為不貞,將被趕出家門,老翁持鋤柄為證,才洗清了她的冤屈。這個女子實在是太幸運了。

  三、女子失身只有死

中國古代還有一種“烈女”,就是丈夫死了,妻子自殺殉夫,或是因反抗強暴自殺,都屬此列。

明代開封有個農家女單三姐,年僅14歲,貌美。單家近鄰有一惡少,貪她的美色,趁她的父母下田干活時來強奸她。她極力反抗,到無路可走時,就緊緊抓住 中衣不放。惡少死命掰她的手,怎么掰也掰不開,一怒之下,用刀殺了她。父母回來發現后,對她進行了檢驗,在確認她未失身后,才提請官府旌表她為烈女。如果 她死前已被強奸,那就一錢不值了,不僅失去了做烈女的資格,連全家都不光彩。

清代康熙年間有個叫藍鼎元的文人,寫了一本《女學》,流傳很廣。其中寫道:
婦道從一而終,豈以存亡改節?夫死不嫁,固其常也。不幸而遭強暴之變,惟有余榮焉。若畏死貪生,至于失節,則名雖為人,實與禽獸無異矣!
他說的話實在“透徹”,很可以代表封建統治者對于女子貞節的態度。

在中國,封建的貞操觀至今余毒未盡。在20世紀80年代的上海,有個女工下夜班回家時被歹徒強奸了,她回家后向丈夫哭訴,本來是希望得到一些同情和幫 助,但是想不到丈夫打了她兩個耳光,罵她“不要臉”,于是這個可憐的女子只能跳河自殺了。時至今日,在社會上“處女膜修補術”仍甚為流行,這實在是自欺欺 人。我們應該堅決反對封建的貞操觀。當然,否定封建的貞操觀并不意味人們在性方面可以亂來,還是要提倡性行為的嚴肅性和責任心,而且男女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