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學生殘忍奸殺學妹焚尸 圖

臺灣嘉南藥理大學二年級黃姓學生去年3月間向同校19歲學妹求歡被拒,又不滿學妹不肯替他保密而起爭執,竟痛下殺手掐死學妹,然后實施性侵,再將尸體裝進黑色塑膠袋載到高雄山區焚尸。檢方起訴要求判處黃男死刑,高雄地院審理后認為,黃男素行良好,因一時情緒刺激沖動殺人,不同于預謀或無差別殺人,且犯罪后深表悔意,尚有教化后再融入社會的可能,因此依殺人、辱尸及毀尸三罪判處黃男無期徒刑,仍可上訴。

判決指出,24歲黃男與就讀同校其他院系一年級的學妹是普通朋友,學妹另有交往中的張姓男友住在外地。
今年3月7日,黃男的陳姓友人從臺中南下,黃男約陳姓友人和學妹一起出游,3人在黃男的租屋處睡了1晚,隔天,陳姓友人先回臺中,只剩黃男和學妹獨自在房里。
黃男趁無人在場,向學妹告白,要求發生性關系,被拒絕。不久學妹表示要離開,還說要將黃男向她求歡的事告知男友,黃男要求學妹不要張揚,兩人為此爭吵后黃男心生不滿,竟利用身材優勢(黃男身高174cm、體重150公斤,學妹身高150cm、身型瘦小)掐住學妹頸部,使原本坐在床邊的學妹倒臥床上后腦撞擊床鋪,黃男隨即跪在床上持續扼住學妹頸部,再以一手捂住學妹口鼻,致學妹因頸動脈及呼吸道遭壓迫腦部缺氧窒息死亡。
因學妹臨死之際不再掙扎,黃男以手指測試鼻息感覺她已無呼吸、心跳,黃男誤認為學妹已身亡,竟又將她抱到床尾地板上性侵。但法醫解剖發現被害人被性侵時還有心跳,并非死亡狀態。
黃男性侵學妹之后,外出購買黑色大塑膠袋、鹽酸、硝酸等物品,將學妹遺體套上黑色大塑膠袋,企圖毀尸,但因感覺鹽酸味道刺鼻而放棄,于是從臺南租屋處騎車載著裝著遺體的塑膠袋到高雄柴山,途中購買汽油,將學妹遺體載到柴山偏僻處焚燒,但火勢太大被路人發現后報警,警察和消防員到場后發現黃男行跡可疑,且找到疑似焦尸,詢問黃男后他才坦承殺人焚尸。
本案因涉及性侵,法院全程不公開審理,審理期間合議庭調查黃男殺人動機,曾問他“只是求愛不成被拒絕,這件事就算被說出去,會有這么嚴重嗎?”黃男則回答“我不清楚,我當下就是這樣想。因為我和我朋友都覺得被害人與她男友的交友狀況沒有很好、比較復雜。”
合議庭又問“之前對被害人有過怨恨、不滿或嫌隙嗎?”黃男稱“或多或少有吧,因為在案發前一周,基本上我天天都是跟被害人一起出游,這段期間假設我們是兩臺機車出去,被害人就會比較喜歡坐在我朋友的機車上或是給我朋友載,可能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我有喜歡過被害人,因而對我朋友產生忌妒。而在事發前一天,就如同我說過的,我有感覺到被害人曾經想要和我朋友發生關系,所以在當天晚上我有想過為何別人可以,我卻不行。”
對于為何要求學妹對求歡一事保密,黃男答稱也許是他的個性關系,有些是人家所謂的“地雷”,因為他很喜歡交朋友,也很喜歡自己的父母,所以當他覺得他的朋友或父母可能被傷害的話,那就是他的“地雷”,他就會跳起來。所以當學妹揚言要說出他求歡被拒的事,他怕給朋友家人帶來不好的影響,才會一時沖動痛下殺手。
法院調查黃男平時品行狀況,發現同學、老師對他的印象是“很善良、但膽子較小”、“擔任風紀股長,感覺他很盡職,對同學有需要都會盡力幫忙,大部分同學都滿喜歡他的…”、“被告平時對人很好,可能是體型關系很多人對他有言語上的侮辱,但是他也沒有表現不開心,不知道是為何原因而做下這件事。”、“在夜市時被害人常對他言語不善,但是他都沒有不高興。”
法官據此認為,黃男在班上人緣尚佳,同學大多表示難以相信他會犯下此案,希望被告能好好悔改、加油,可見黃男并非仇視社會意欲報復之反社會人格之人,應系一時之間受到刺激,在積壓不滿、求歡未果的挫敗感以及擔心為人知悉后,朋友可能對其觀感變差的沖動之下鑄成大錯,因此僅量處無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