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神秘的杜立巴人

杜立巴人(Dropas、Drok-pa或作Dzopa)是一群在大約一萬兩千年前來到中國西藏附近的一群矮人般的外星生命,目前沒有普遍被接受的關於這種族存在或曾經降落於地球的證據。那人類是怎樣猜測杜立巴人的?一起來看看。
杜立巴人是什麼人呢?
考古學家在洞穴中發現的墓穴,通過研究墓穴中的骸骨發現了這些身材矮小的杜立巴人。傳說這些杜立巴人有著巨大的頭顱以及瘦小的身軀,最開始考古學家還以為是某些動物,但是後來發現這些並非動物而是人型生物。
在後來的研究中發現,這群很有可能來自外星的生物被當地人殺害了,由於他們的長相不同以及聽不懂他們的語言,這群杜立巴人被殺害之後就被埋葬在一座洞穴裡面。
北京大學考古學家教授齊福泰在1938年在青海附近的巴顏喀拉山脈探索一系列的洞穴,他發現這些洞穴被人鑿成了隧道與地下儲藏室的系統。他發現這些牆壁是方方正正且被上光的,就如同這座山被以高溫鑿入一般。
他們在墓穴中沒有發現任何的銘文,但是卻發現了數百個約30厘米寬的石碟,也就是人們說的杜立巴石碟,每個中間都有個20厘米的洞。他們說每個碟片上都刻有兩個從碟片邊緣旋繞至碟片中心的洞一帶的細小溝槽,就像是費斯托圓盤一般。這些碟片和其他的發現都被一一的標誌,並且被儲藏於北京大學長達二十年,在那段期間,解譯的嘗試都沒有成功。據說他們還在墓穴牆壁上發現了大量的關於太陽等天體的壁畫。
當這些碟片被北京的Tsum Um Nui於1958年更詳細地檢驗時,他斷定每個溝槽都包含有著一系列的未知的象形文字。這些象形文字小到需要要放大鏡看才看得清楚。許多文字都已經被風化了。當Tsum博士嘗試解譯這些符號時,他發現這上面說的是杜立巴族太空船的一次墜毀性著陸,而多數的生還者都被當地人給殺了。
據Tsum Um Nui的說法,其中一段文字讀起來如下:
“杜立巴人來自云上,坐在飛行器裡。我們的男人、女人和小孩在太陽升起前躲到了洞穴裡十次,當他們了解了杜立巴人的語言時,才知道這些新來者的來意是和平的”
“Tsum Um Nui”不是個真正的中國名,有人認為這名字可能是虛構的或是個被直譯成中文的日本的名字。
1965年,齊福泰教授和他的四名同事終於獲准說明他們的理論,他們將這個理論以“關於在12000年前降落在地球的太空船的蝕刻文字,就如同碟片上說明的一般”之名出版。
之後也有幾片杜立巴石碟被送到了俄羅斯研究,在莫斯科有科學家用播放唱片的方式想播放石碟,在石碟旋轉時機器發生巨大轟鳴,做這項實驗的科學家表示機器之所以發生轟鳴,是因為石碟具有像唱片的一樣的性質。
其中在1960年的時候,北京大學的楚聞明教授通過用超音波研究杜立巴石碟終於破解了這個石碟,他認為這就是一起外星人造訪地球事件,杜立巴人其實就是外星生物。但是由於校方不允許他發布這條消息,但是他還是堅持發布,在發布之後受到了大家的冷嘲熱諷,認為這是他編造出來的,最後楚聞明教授移居日本。
在其他人想研究杜立巴石碟的時候,卻再也找不到這些石碟了,有人認為可能是當時的文革時期文物的大量破壞以及流失造成了杜立巴石碟的消失。
杜立巴石碟與杜立巴人的相關分析
關於杜立巴人和杜立巴石碟的破解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當時Tsum Um Nui認為石碟上是一種象形文字,但是就算是像形文字也不是地球的,也是像形外星人的。他又是如何會這種文字的呢?關於石碟的破解我們存在質疑。甚至還有網友稱,找到這些石碟的教授都是子虛烏有的,他們認為這就是一場炒作。
1974年,奧地利的工程師Ernest Wegerer無意中於Xi` 的Banpo博物館收藏中,發現了兩個石碟,並配有1962年楚聞明的報 告敘述。在這之後,人們又開始了對杜立巴石碟的重新審查。
最令人覺得奇怪的就是,當時發現的杜立巴人的遺骸,人類完全有能力測試這些遺骸是否真的是地球生物抑或外星生物,為什麼之後就沒有了關於這些骸骨的研究了呢?究竟是因為當時落後的科技還是因為骸骨的消失,關於杜立巴人和杜立巴石碟的研究究竟是被封鎖消息還是真的是虛假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