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變和土木堡之變同為華夏恥辱,被俘的兩朝皇帝為何命運不同?

靖康之變和土木堡之變堪稱華夏5000年文明之最大恥辱,堂堂天朝上國的皇帝,竟被少數民族俘虜北去,成為階下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令人唏噓的是,同為少數民族階下囚,宋朝的皇帝最後死無全屍,而明朝的皇帝不但全須全尾地回到了南方,並且還又一次當上了皇帝。
地下的徽欽二帝要知道自己成為了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死在蠻夷之地的皇帝,會氣得活過來。
公元1127年,圍城的金軍趁著大雪一舉攻破汴梁,俘虜了宋徽宗、宋欽宗父子及大量趙氏皇族、后宮妃嬪與貴卿、朝臣等三千餘人,押解北上,東京城中公私積蓄為之一空。
平時嬌生慣養的二帝哪見到過這種陣勢呀,在角落里瑟瑟發抖,嚇得尿了褲子,后宮嬪妃、宮女一路被姦殺的無數,朱皇后不堪忍受此種侮辱,當夜自盡,徽欽二帝連女人的骨氣都沒有。一路上唯唯諾諾,見著機會就哀求金人放過他們。
這樣只會讓金人更加看不起他們,少數民族都是崇尚英雄的,你越軟骨頭,他們越輕視你。
最後,金人冊封二人昏德公和重昏侯,徽宗身子骨弱,不久被折磨致死,沒有全屍,屍體被燒焦。
欽宗苟延殘喘至1156年,最後被亂馬踏成肉泥而死,連個全屍都沒留下。爺倆也算是中國最可憐的皇帝了。
大明明英宗就不一樣了,骨子裡留著大漢魂。在1449年的土木堡之變中,帶去的20萬大軍全軍覆滅,英宗自知回天乏術索性端坐在戰場中,閉上眼睛,靜待事情發展,也先的部隊可能被這種帝王出生就有的氣勢給鎮住了,只是圍住他,並不殺他,覺得是個人物。英宗緩緩睜開眼睛,問了一句:也先何在?看,這才是帝王氣勢。
英宗被俘虜到蒙古後,朱祁鎮並沒有低聲下氣哀求蒙古人放過他,而是不卑不亢,靠著自身強大的氣場和親和力,和許多蒙古人成了好朋友,受到很多特殊照顧,甚至很多嚮往大明的蒙古人主動替他賣命。比如最也先的弟弟伯顏帖木兒,就是英宗的腦殘粉。
他派衛隊保護朱祁鎮,見朱祁鎮時態度非常恭順,經常讓自己的侍女服侍英宗。後來朱祁鎮和帖木兒分別時在邊境哭的一塌糊塗,也先的大將昂克親自送來一隻剛打到的獐子。
其實除了大明尚武,遠勝於宋朝的文弱以外,兩個字起了決定性作用-情商。
英宗的情商徽欽二帝捆一塊都不是個兒,英宗懂得如何在敵營中求生存,而徽欽二帝只會一味求饒,歷朝歷代求饒的人有幾個好下場的,反倒是有骨氣的人可以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