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十字寺未解之謎:景教何時存在?

 

1919年,有個叫哈丁的洋人來到十字寺。景教石刻的發現,揭開了一段被歷史掩埋了許久的真相——這座供奉著佛教諸神的十字寺,原來曾經是一座景教寺院。車場村西北十字寺遺址上,一塊元碑、一塊遼碑十分引人注目,它們默默地講述著十字刻的千年滄桑。

1919年,有個叫哈丁的洋人來到十字寺。這座古老的寺院位於房山周口店鎮的車場村,寺中的兩塊石刻上清晰的“十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仔細觀察發現,石刻上所刻花紋非常精美,其中一石刻的下面雕刻著一個十字立在一個蓮花座上,十字橫筆兩端各有一顆桃尖向外的桃形心。石刻左右兩側各雕刻著一只形狀相同的上寬下窄的梯形花盆,左側花盆里是一簇荷花,藝術化了的荷葉間是一朵酒盅狀破蕾初放的花蕾。花蕾上端是兩個盛開的花朵,左端是幾只蓮蓬。右側花盆里是一簇菊花,茂盛的枝葉將一朵盛開的菊花簇擁於正中。另一件石刻正面雕刻的是一朵盛開的荷花承托著一個十字,石刻的左右兩側各雕刻著一只形狀相同的橢圓形收口出沿花盆——左側花盆內是一棵牡丹,四周是茂盛的枝葉,正中是一朵盛開的鮮花﹔右側花盆內是一束菊花,菊花枝葉茂盛,四只花朵均勻分布期間。

第二件石刻十字交叉的空白處刻有陌生文字,一時讓他困惑不解。后來西方人伯吉特教授辨認出,這是兩句古敘利亞文,意思是:“仰望它,寄希望於它。”原本出自《圣經·詩篇》第三十四章5(6),而同樣的古敘利亞文曾出現在一部公元6世紀的敘利亞文《路加福音》手稿封面上,這本書現存於大英博物館內。

原來,這兩件石刻是珍貴的景教遺物。石刻的發現轟動中外學術界,一些基督教研究人士稱之為“景教徒的最確實和最有價值的遺物”、“景教東漸史上的偉跡”。

景教石刻的發現,揭開了一段被歷史掩埋了許久的真相——這座供奉著佛教諸神的十字寺,原來曾經是一座景教寺院。

車場村西北十字寺遺址上,一塊元碑、一塊遼碑十分引人注目,它們默默地講述著十字刻的千年滄桑。這座寺院為東晉建武元年高僧慧凈創建。唐貞觀十二年,高僧義端路過此地,將寺院重修做了主持。遼代叫崇圣院,應歷二年,高僧惠發愿重修,建造了大殿三間,中塑釋迦牟尼、左大智文殊師利菩薩。元至正十八年,高僧惠誠見寺院被兵亂所毀,募緣重建,起大殿五間,中塑三凈身佛十八羅漢,壁繪二十諸天四王殿宇。順帝名賜十字寺之名。但從建成直至景教石刻被發現的一千六百年間,十字寺留下的都是佛教寺院記載,未見景教寺院的任何作息。

那麼,景教究竟何時曾存在於十字寺?十字寺發現的景教石刻究竟隱藏著景教徒怎樣的故事?一段景教存在的歷史如何被光陰掩埋得如此了無痕跡?這是十字寺留給世人的待解之謎。

>>>>>>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