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 地球上的那幾次幾次神秘爆炸

 

1908年6月30日,一次猛烈的爆炸打破了這亙古末變的沉寂。爆炸發生在通古斯的塔伊加地區上空,一個耀眼的火球朝地面直沖過來,瞬間,6000平方公里的森林被一截為二,巨大的聲響傳到了1000公里之外,緊接著便是騰空而起的烈焰,濃煙一直升到20000米的高空,一朵蘑菇狀的云“盛開”在通古斯上空。據推算∶這次爆炸的威力是廣島原子彈的1000倍。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了這場駭人聽聞的天災呢?

從1921年起,蘇聯科學家庫列克三次率領考察隊奔赴現揚實地考察呈現在他面前的是∶所有的樹木都倒下了,燒焦了,全然沒有一點森林的特征。50厘米到l米粗的大樹像蘆葦一樣從中間折斷。庫列克還觀察到所有的樹木都是以“爆炸”的中心為軸,呈放射狀倒伏,所有倒伏的樹梢都指向外側。庫列克認為,這一切都可能是隕石造戚的,但他歷盡干辛萬苦,在爆炸中心始終沒有發現隕石!

卡薩耶夫是蘇聯的物理學家,l945年l2月他訪問了日本的廣島,當時美國的原子彈剛投下4個月,看到這一片廢墟,卡薩耶夫毛骨悚然地想起了通古斯。經過科學家們檢測通古斯宅廣晶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如∶距爆炸中心{8公里處,樹木因光輻射起火;離爆炸中心200公里處,看到很強的光;爆炸后樹木年輪所含放射性物質遠遠超過常量;而且樹身燒焦,屹立不倒,人們懷疑這是一場核爆炸。

科學家算出了那個火球飛向通古斯的速度為2400-3600公里/小時,因此斷定,它是一個人造物,因為一般隕石、慧星進人大氣層,時速不會低于每小時4萬公里。至于爆炸物的軌道,看法卻截然相反,索羅托夫等人認為由東向西,阿斯坦波維奇等人則主張由南向北,而且都有數十個非常可靠的目擊者和科學驗證。于是,我們推斷,這是一個人為控制的飛行物。因為無人操縱的飛行物不可能在飛行途中改變方向。

我國明朝天啟六年(公元l626年)5月30日,當時的京都–北京王恭廠一帶發生了一次巨大而又離奇的災變。

當日上午,天色明亮,忽然一聲巨響,恍如山崩地裂,頓時天昏地暗,狂風驟起,人畜,樹木,土石,磚瓦沖天而起,形成蘑菇云,然后又隨風飄下。這一場由人、獸、木石組成的怪“雨”,紛紛揚揚,足足下了兩個鐘頭。石駙馬大街的2500公斤重的大石獅子,居然飛出五里之外的順城門處。巨大的木頭。從京城飛到l80里之外的薊縣。東至順城門大街,北至刑都街。方圓十三里范圍內,毀房數萬間,死傷2萬佘人。尤其以王恭廠一帶為甚,死尸橫陳,臭氣熏天,殘垣斷壁,觸目驚心。

最令人驚駭的是∶不管是男子還是婦女,災變后盡皆裸體、寸縷不掛。

這一現象是古今災變中絕無僅有的情況。那些農物跑到哪兒去了呢?農服飄到西山,掛在樹梢∶昌平教場,器皿、衣物、首飾成堆。

這次災變是不是地震造成的?不是,如果是地震造成如何解釋“盡皆裸體”、“是褫奪衣帽”?再說,地震是不會使皎潔的天色變得昏暗如夜的。

這次災變是不是“火藥庫”爆炸引起的?也不是,

一,古時的黑火藥,不可能具有如此巨大的威力的。

二、古籍中明確記載著“不焚寸木”,“無焚燒之跡”。

三、明天啟年間,王恭廠是軍隊的“后勤部”,根本沒有什么火藥庫。

187l年10月8日,正是星期天,芝加哥沉浸在一片歌舞升平的歡樂之中。突然,尖嘯的消防警報響起,城東北的房子起火了;緊接著,第二個火警從離第一個火警三公里外的圣巴維爾教堂傳來了。隨后,火警從四面八方,頻頻傳來,消防隊驚慌失措,東奔西突,顧頭顧不上尾了。這時,火借風勢,越來越猛,一個半小時后,芝加哥全城陷于熊熊火海之中。市民們沖出房屋,在大街上亂竄,與車、馬爭路,又不知被踏死多少!

在同一個晚上,密執安州,威斯康星州,內布拉斯加州,堪薩斯州,印第安納州的一些森林、草原,也都神秘的發坐了火災。

最奇怪的是城內的一座大理石像也被饒熔,一座金屬的造船臺,也被燒結成團,但附近并沒有足以形成燒熔金屬火力的建筑物。

有幾萬人僥宰逃出火海,又離奇地倒斃在郊區公路上。尸檢鑒定∶死亡與火燒無關。

多頭起火,超常高溫和無名死亡,芝加哥大火留下了不解之謎。

>>>>>>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