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世人為何總愛把李白杜甫一起談論

 

李白,杜甫,一個是“詩仙”,一個是“詩圣”。晚李白、杜甫六七十年的詩人元稹在《唐故工部員外郎杜君墓系銘并序》中有“時人謂之李、杜”句。可見,李白杜甫去世一個甲子前后,就有“李杜”之說了。

李白與高適、孟浩然、賀知章等詩人的關系都不錯。李白曾寫“我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說明他與孟浩然的深沉友誼。李白與詩人高適(他是唐朝詩人中官做得最大的一個)關系也不錯,只是兩個人沒有走在一條“道”上,后來關系疏遠了。李白與賀知章更是好朋友。李白第一次進長安街,遇見賀知章。這時,賀的詩歌已有大名,官是三品,無論哪個方面都算是頂尖人物。李白的一篇《蜀道難》使賀知章驚嘆:“你真是個被下貶的太白金星啊!”從此李白有了“謫仙人”的雅號。李白第二次進長安,也有賀的功勞。但這一干人的詩歌光彩、家國情懷及個人魅力,顯然和李白與杜甫不在一個級別,后人將“李白與杜甫”并列起來,稱為“李杜”,那是反復掂量、經得起歷史考驗的。

聞一多說:李、杜相遇,就是兩顆星相遇,在幾千年的中國歷史里,除了孔子和老子會面,再沒有比這兩個人的會面更重大更可紀念的了。

李白與杜甫,無疑是兩座聳立的高山,是兩個藝術生命的標本,是支撐起中國文學、東方文明的其中的兩根支柱。自唐以來,人們說到他們其中的一個人,一般地說都會聯系到另一個人。其實,兩人見面有據可查的紀錄也就是三四次的樣子。有人把他兩人詩歌中的涉及對方的詩歌統計了一下,李說杜,三四首:杜說李,近二十來首,通過這個數字來說明杜甫更懷念和牽掛李白一些。

小編推薦:

閱讀:攻略

中唐之后的中國,逐漸形成“揚李抑杜”或“抑李揚杜”兩大人群。

喜歡誰不喜歡誰,喜歡他的作品或不那么喜歡他的作品,本屬于個人偏好,這也無可厚非。可是,中國一些人好分勝負,好排座位,喜歡戲劇效果,于是,將兩人拉在一起,互相對比,尋找差異,比較著比較著,就將兩人簡單地對立起來了,褒一個貶一個,一個打倒另一個,非此拼出個高下不可。喜歡他,則寬容他、包庇他;不喜歡他,則損他、罵他。或者為了一時的政治需求,來扭曲他。這是我們的毛病,要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