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錯雜的連帶感覺

 

 

多么不可思議!美國佛羅里達州有位社會工作者,每天聽到音樂就會看到無數金球和直線在眼前飛舞。阿肯色州的一位電腦程式員,一聽到汽車收音機內傳來緊急廣播系統的試音,眼前萬物都變成明亮的橙色。北卡羅來納州的一位心理學家每次吃天使蛋糕的感覺不是甜,而是粉紅色。紐約市有位舞臺燈光設計師一吸吮檸檬,就感覺有很多針壓在臉及手上,而荷蘭薄荷的味道有如一些直徑二英寸大小的冰冷玻璃柱。

這些人都是富責任感、事業成功、家庭美滿的人士,他們鄭重聲明既沒說謊也沒吃迷幻藥和發瘋。這些現象卻一再出現:綠色的交響樂、方形的香味、鋸齒狀的聲音、大理石拱道樣的紅燒牛肉,直線般的鋼琴音符等等。

他們從未碰面,卻有類似遭遇。這些人從小就有這種不尋常知覺,由于無人理解,因此早已絕口不提。現在喜獲知音,即理查·塞托維醫師。塞托維醫師是華盛頓特區的一名神經內科醫師,目前正在研究這些人,他相信他們的經歷都是真實的,決非想象。這種現象在醫學上稱為連帶感覺,即多種感覺并合在一起。

七年來,塞托維一直努力探索為何這些人的感覺不是壁壘分明,而是混雜一起。32歲的塞托維是神經精神方面的專家,也是一家有十位醫師的診所主任。他說:“人類常將五種感覺摻混在一起,我們會說紅色是暖色,綠色是寒色,聲音甜或藍色的憂郁等,多數人只是用以比喻,但對具有連帶感覺的人而言,這些不是比喻,而是真實、鮮明、自發且無法壓抑的感覺。”

1865年,英國科學家法蘭西斯·賈頓首次注意到連帶感覺。1910年左右,此現象在法國形成小流行。塞托維說:“由于那時立體派藝術和超現實主義興起,連帶感覺自然而然就蔚成風尚。弗洛依德信徒對此也深為迷惑,卻無法用純粹的心理學理論來解釋。

1911年到1960年間,研究人員發掘出不少形式迥異的連帶感覺,其中以色彩化聽覺最常見。個案研究發現有色彩化味覺、視覺痛楚的人,甚至有一個案報告發現有聽動連帶感覺的奇特現象,這是個14歲男孩,他聽到某些字音時,身體會扭曲成一些形狀,14年后當他28歲時再度測驗,還是有相同反應。

塞托維在1978年開始研究連帶感覺,當時他是北卡羅來納州溫森沙林市博溫葛醫學院的神經精神科住院醫師。他先對邁可·華森進行一連串試驗。華森是個有“幾何圖形味覺”的人,每次他一聞或嘗到味道,就感覺有不同形狀的東西壓在臉和手上。另外,他也測試醫學院內的一位心理學家,此人表示天使蛋糕吃起來的感覺是粉紅色,交響樂中聲音較大的音符會使銀器發出亮光。塞托維有這兩人詳盡的病歷,記載有關味覺的種種幾何圖形和各種聲音的多樣色彩。

塞托維也讓華森吸入具放射性的氙氣,氙氣被血液吸收后可用來觀察腦部的血流。結果證實他的假設正確,即連帶感覺是腦部結構和功能異常所致,不是心理現象。當華森聞到不同味道時,血液流經大部分的大腦皮質,幾乎不流到腦內處理語言和抽象思想的部位。塞托維表示,血液少到令我們感到驚詫,我們從未見過這樣的情形。華森智商130,人也相當健康,塞托維說:“當時他的皮質的血流和嚴重中風的病人一樣,腦組織蒼白得像死了一般。”

研究連帶感覺最困難的地方是尋找這類的人。有連帶感覺的人十分罕見,塞托維估計不出究竟有多少人,但一定比1%的人口要少,這些人又怕被人嘲笑而隱藏不現。他在1984年6月號的《現代心理學》雜志上發表一頁有關華森的研究報告后,才發現更多的人,那年6月末,塞托維和華森在全國性公共電臺接受訪問,7月末收到40封信。

阿肯色州的電腦程式員,現年37歲的邁克·摩洛在一封信上提到:有生以來第一次我覺得自己不是怪人。小時候他一說自己可聽到多種顏色時,別人的反應都是一副他在胡說八道的表情,因此長久以來他已不再提及。他表示,他比較喜歡電子樂器發出的尖銳清晰樂音,因為聽到時可看到十分顯明的形狀和顏色——棒棍上升,可愛的綠色金字塔飛揚。除了聽到清晰大聲的單一音調(如緊急廣播系統的試音),萬物都成明亮橙色外,摩洛表示,所看到的其他形狀和顏色并不會干擾正常視覺。他說:“就像透明的疊影像,我能看穿它們。當然一閉上眼睛,那些東西還是存在。”他又說:“我喜歡這樣,失去這種特殊感覺就像失去任何一種知覺。”

現年33歲住在加州羅當多海灘市的電腦程式員葛哥利·哈奇金每次聽到聲音會看到各種幾何圖形。他也認為失去這種能力是很可怕的,就像失去任何一種感覺一般。像其他具有連帶感覺的人,哈奇金聲明這些感覺都是真實自然的。他說:“我自己的看法是,我的聽覺范圍比別人寬廣、完整且較具觸感。”

塞托維深信法國作曲家奧利維·馬新是一個有連帶感覺的人。在1978年的一次訪問中,馬新提到:“色彩對我十分重要,因為我有一種天賦,每當我聽到音樂或看到樂譜時,會看到色彩。”塞托維利用一個周末時間測試英國畫家大衛·郝克尼后認定他也有連帶感覺。

仔細地分離各種感覺的正常人,或會懷疑這些人只是將他們的感覺過度藝術化罷了,但塞托維認為決非如此。他指出,相同的刺激能一再引發特定的感覺,也就是說,一個真正具有連帶感覺的人會一直斷定降b音是黃色的,荷蘭薄荷是玻璃柱等等。幾年后再重作相同試驗,結果還是一樣。

小編推薦:

閱讀: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