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果真有“水下人”嗎?

多少個世紀以來,除了那些關于人魚和水妖的民間傳說外,有不少人還親眼在幽暗的深潭、河流和大海里見過一些神秘的生物。科學家因此也受到啟發,人類可以成為自由的兩棲人嗎?

水中怪物頻頻露面

水中怪物的傳說由來已久。俄羅斯作家戈爾波夫斯基多年來一直在收集曾親眼見過水生人的人所講述的故事,其中不乏多位名人的親身經歷。有人曾于1522年為麥哲倫的環球航行畫了一張版畫,畫面上輪船旁邊有一條人魚。在另一位航海家哈得孫的航行日志里,1608年6月15日那一頁記道:“今天看到了一種迄今未曾見過的生物。.它的前胸和后背如同女人,膚色白皙,頭發烏黑油亮,下端是一條海豚般的尾巴。”

作家屠格涅夫有一次下河洗澡,見到了一個類猴女人。他把這次奇遇告訴了莫泊桑,后者把這一情節寫進了他的小說《恐怖》里。據戈爾波夫斯基所言,俄羅斯的卡累利阿地區向來就是“類魚人”的“世襲領地”。而奧洛維茨地區維德湖邊一些村莊的居民經常看到湖中有1米半長、圓腦袋、長頭發、胳臂和大腿都很白凈,只是軀干呈褐色的水中怪物出沒。俄羅斯還有其它幾個州也有人經常見到各種各樣的“妖魔鬼怪”。

1982年蘇聯潛水偵察員在貝加爾湖的水里遇到了同人一模一樣的水下泳者,它們有3米來長的個子,身子緊裹著銀灰色的工作服,在50米的深處也不攜水中供氧裝置,只戴球狀潛水帽,游速很快。為了抓住這些“泳者”,有不少軍中蛙人送掉了性命。蘇聯陸軍總司令下令調查此事,命令還附有一份情況簡報,上面列出幾處曾經發現有反常現象的深水湖。所謂的反常現象是指出現過類似“貝加爾湖泳者”的水下生物,一些大圓盤和球的下沉或浮起,從水底深處射出的強光。所有這些文件都屬于高度機密。有不少海員也見過水下的一些怪現象。1973年的一天夜里,蘇聯“安東·馬卡連柯”號內燃機船在馬六甲海峽看見有個碩大的發光“輪子”在水下轉動了好幾分鐘。南斯拉夫“謝爾比諾”輪船的船員1983年也在波斯灣見過類似轉動的圓圈。最近20年,有不少船只在千島群島、安達曼海、泰國和孟加拉灣以及印度尼西亞海岸邊都見過這種不尋常的“輪子”。

不同的聲音

對于水下人是否存在,科學家們提出了不同的觀點。美國動物學家班澤指出:有關這類生物的描寫細節從亞里斯多德開始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典型的人魚具有雙目視覺,即兩只眼睛看一個方向。它們和人一樣,大拇指同其他手指分開。人魚幾乎在所有的描寫中都是大大的腦袋,說明它們的大腦相當發達。下身則有點兒像鯨目的尾葉。由于生態環境的污染和大量捕魚,目前這種兩棲人已快滅絕。俄羅斯的一些雪人研究專家則認為,人魚是雪人的同類,更有甚者還提出假設:“人魚是雪人的女性,是雪人的妻子!之所以經常能在水里看見它們,是因為那里能找到食物。”但是有人不同意上面的說法。

俄羅斯莫斯科大學生物系研究人員西索耶夫認為:“海員們很可能是把懦艮和海牛看成了人魚。這些哺乳動物身長2-4米,它們不僅生活在海里,還在河口一帶。它們的軀干呈魚雷狀,前肢像鰭腳,沒有后肢,只有尾鰭。近距離看它們當然不會像人,但是在水里,在月光的映照下,它們的姿勢和叫聲有時候很像人。”

像魚的孩子

俄羅斯作家別利亞耶夫(1884~1942)有一篇著名的長篇小說《兩棲人》,其主要主人公的原型來源于一個傳說,說的是300年前的一個不平常的孩子弗朗西斯科,5歲時候他就已經能在水下呆上幾分鐘。1674年2月,他到一條大西洋支流去游泳,從此再無信息。5年之后,有人用網將他撈了出來,發現他脊柱兩旁和從咽部到恥骨都覆蓋著兩道褐色魚鱗狀的鱗片,手指間還連著褐色的膜,同青蛙爪子一樣。人們他放進方濟各會修士的修道院里,但他在10天后又跑回了大西洋。西班牙記者埃利扎里找到了修道院17世紀的記事本,證明了還確有其事。

1991年,塔斯社報道一位秘魯婦女生了一個叫埃德文的孩子。小家伙全身披掛鱗片,沒有耳廓,鼻子也只有兩個小洞,加上嘴沒有嘴唇,看上去更像是一條魚。埃德文在第九天死去——醫生們治不了他的敗血病和壞死癥。據《亞特蘭大新聞報》報道,最近一例類魚孩子出生在菲律賓。馬尼拉市的一名婦女生了3個孩子,他們由于有鰓,可以在水下呆上10多分鐘。俄羅斯產科學和婦科學中心的醫學博士奇斯佳科娃認為,有些人生下來就是水下人。這種生理缺陷被稱之為“海牛現象”,指的是生下來的嬰兒兩條小腿長在一起,而腳底板長成了海牛似的“魚尾”。自然界中每6萬例妊娠中就有1例“人魚”,不過這種怪物很少有存活下來的。

從生理學觀點來看,在沒有任何技術保證得情況下,類人生物能長久的呆在水下嗎?實際上,我們更加感興趣的話題是,通過植入人工顋,我們可以成為現代水下人嗎?

我們能創造人魚嗎?

上個世紀50年代中期,德國萊頓大學教授基爾斯特拉提出一個很有價值的想法:既然鰓和肺所進行的是相同過程,如果水里溶解有足夠的氧,那人就一定能在水下呼吸。1959年,基爾斯特拉將老鼠放入飽含3.5大氣壓的氧的生理溶液里,它們居然能在如此極端的條件下活了幾小時。俄羅斯普通復蘇學研究所所長莫羅茲教授證實,對動物進行這種試驗在俄羅斯相當成功。他們曾對動物進行過流體呼吸試驗,往狗的氣管里插進管子,再往肺里壓送特制溶液。狗活了幾個小時。25年前還拍過一部紀錄片,鏡頭上有一只老鼠呆在一個盛有飽含氧的溶液里,只見它在里面不時動動胡須,精神還挺不錯。

這項研究一開始就引起了美軍情報部門的注意。據媒體透露,美國海軍下令在杜克大學醫學中心進行首例水下人試驗,對一名自愿者的喉嚨進行“大劑量的麻醉”,然后往他的氣管插入一根有彈性的管子,再通過它往肺里灌滿一種特別配制的溶液。這位“水下考察員”好像是在水下呼吸了4個小時。人的機體天生就經受不了水的刺激,哪怕有一小滴水掉到支氣管敏感的細胞上,環狀肌便擠壓喉嚨,先引起抽搐,然后造成窒息。自愿者已經拿去環狀肌,這才確保試驗能順利進行。不過專家們斷言,往后有正常喉嚨的普通人也可以在水下呼吸,因為機體對液體的反射性反應可以從技術上得到解決。

話說回來,就算有朝一日人類真的可以成為自由的兩棲人,值不值得下到海底去呢?說不定海底已被別的生物占領?美國科學家桑德遜首先提出一個大膽的想法,認為我們的星球存在海底文明。他說:“我們隨時準備將外星人安置在宇宙間難以生存的各個角落,那為什么不到更近一些的地方,比如說海洋深處去尋找他們呢?”看來這一假定還有一定的事實依據.

 

 

>>>>>>更多推薦閱讀:減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