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個月女嬰使用過的床鋪等物品離奇自燃六次

蓬萊有8個月大嬰兒叫焦陽,凡她睡過的床、用過的浴巾、毛巾,均起過火。蓬萊公安局刑偵人員現場鑒定,都無功而返。

據昨日向本報報料的蓬萊消防大隊介紹,4月29日下午4時,樂河小區一棟2層居民樓起火。消防中隊趕到火場時,火已熄滅。經了解,這已是該住宅北屋床鋪當天的第二次起火,前一次已被撲滅,但人剛離開卻又著了起來。由于損失不大,只是燒了床單,在確定無大礙后,4時50分,消防人員離開現場。

4時57分,消防人員剛返回中隊,又接到報警,還是樂河小區那棟小樓!這次是住宅內的南屋床鋪。消防大隊負責人感到事態嚴重,立即前往調查。隨著調查深入,謎團多起來,著火的屋子和上次著火的屋子中間有一墻之隔,而且墻上有窗簾,窗簾安然無恙,更奇怪的是屋內除了床著火以外,其他物品基本完好,屋內并無用電,用火現象,基本排除電器起火可能。詢問當事人,得知著火的兩張床都是其8個月的小孫女焦陽睡過的,再無其他人睡過。

在排除人為縱火和電、油引發火災嫌疑后,消防隊發現一個令人震驚的現象:此前,在小焦陽父母家中,她摸過的、睡過的、用過的,不知什么時候就會突然自燃起火。家長說,他們家就是為了逃避孩子引起的火災,才將孩子搬到樂河小區居住的。

究竟是不是孩子身體原因引發的火災,本報記者今日趕赴蓬萊調查。(李冰 正新 利錦)

誰來揭開蓬萊自燃之迷

一個普通家庭在一天內連續發生了3起火災,事件鎖定在市民焦某8個月的女嬰焦陽身上。到底是什么原因引發系列火災?火災原因與小焦陽有無直接關系?本著客觀、科學、求實、服務的宗旨,市消防支隊防火處邀請煙臺大學化學生物理工學院鄔旭然副教授昨天共同勘察現場,探索火災原因。

蹊蹺的五把火

調查組趕到時,焦某家的臥具、衣物等全部轉移到樓下,樓下一個廂房內,到處擺著火后殘留的被褥、窗簾等。焦某家,兩名裝修工人正在刮墻皮,重新刷乳膠漆,刮下來的墻皮粉末,都是烏黑色。

焦某介紹說,第一次火災發生于4月20日,當時焦某自己的床鋪發生了火災,繼而引燃衣柜和家具,焦家當時沒人,火災發生后,周圍群眾撥打了119。那次火災,沒有查明什么原因,只是發現起火點位于床鋪,損失不小。災后,焦某暫時寄居于親屬家中,并招呼來裝修工趕緊重新裝修。那時,除了有些生氣上火外,沒有覺得火災蹊蹺。

4月29日,下午4時許,焦某暫住的二樓客廳沙發上的被子起火,家人趕緊用臉盆接水將其撲滅。不過20分鐘,小孩睡覺的北屋床鋪又發生火災,火勢來得異常兇猛,一會兒,床單、褥子、席夢思床墊等都被燒出大窟窿,家人在撲救的同時,趕緊向蓬萊消防大隊報警。由于損失不大,在確定無大礙后,4時50分,消防人員離開現場。焦家人又發現樓下一個儲藏間內放置的窗簾起火,一個灰褐色的化纖窗簾燒出一個大窟窿,家人趕快撲滅。更奇怪的是,屋內除了床著火以外,其他物品基本完好,屋內并無用電設備,排除了電器起火可能。值得注意的是,著火的兩張床都是女嬰睡過的,且再無其他人睡過,消防人員對她進行了解得知,小孩除了有尿床的習慣,其他都正常。

4月30日再次發生火災。焦家及其親屬全部陷入了困頓迷茫之中。到底怎么回事?

焦某焦慮地向記者展示了有關火損物品:8床被子,直接燃燒的4床,間接引燃的4床,還有毛巾被、床單、褥子、窗簾等,廂房屋頂上還擺著兩個厚厚的席夢思。調查人員發現,除了窗簾是化纖材質、一床被子是太空棉以外,都是純棉織品,新床單、新棉花。這些物品除了窗簾以外,都是焦家三口經常接觸的物品。調查還發現,有關起火物品都是從焦家搬來的。不過唯一幸運的是,5把火都沒有人員傷亡。

焦陽用過的物品容易起火

焦某的妻子說,焦陽在4月份得了一場怪病,一直高燒不止,停下藥來體溫就上升,最后別人給推薦了一偏方,效果很好,吃了就見效了。治好后的第二天,也就是4月20日,焦某帶孩子出去玩回來后,發現家中著火了,起火點就在孩子睡過的床上,凡是她用過的被子全部被燒毀,其它東西都完好。

第二天,焦某全家不敢在家中住,全家搬到了樂河小區(岳母家),4月29日下午,小孩睡過的北屋起火,被岳母用臉盆撲滅,人剛離開又著起來。第2次著火在另一間屋子,著火部位仍然是床上,起火點是小焦陽用過的毛巾被,起火痕跡是由內向外蔓延,自燃現象非常明顯。

其家人介紹,小焦陽用過的物品容易起火,岳母家的衣物及床上用品本無此現象,自從焦某把家里的東西搬到岳母家后,便接二連三地起火。更為奇怪的是,4月30日上午,焦某從家中拆下的窗簾放在岳母家院中的小房內,焦某的妻子從院中抱著小孩玩,眼看著小房內的窗簾起火,火苗有一尺多高。

專家調查未出結果

焦某為這股無名“火”感到非常苦惱,也很無奈。蓬萊消防大隊經過現場勘查后發現謎團很多,迅速向煙臺市公安消防支隊防火處匯報。該支隊與煙臺大學相關人員于昨天上午對現場進行了勘查。調查人員和專家用排除法進行了分析。

排除一:臥室內沒有家用電器,沒有用電熱毯之類的東西,更沒有明火,并且起火點有多處,與電氣火災無關。

排除二:從后幾次火災看,家中全天有人在,沒有壞人能夠入室,排除縱火可能。

排除三:小焦陽用的是汰漬洗衣粉,該洗衣粉標明是無磷產品。退一步,假設有大量的磷,衣物洗后,在曬干的過程中,遇到空氣中的氧也早應該著火了。

排除四:小焦陽身上是否有油脂留在了衣物上?油脂接觸到空氣中的氧會發生自燃?毛巾是被洗過的,有油脂會被洗掉了。

排除五:家中是否用過殺蟲劑?因為殺蟲劑中含有次氯酸鈣,但必須有足夠的溫度才能引燃物質。據家人介紹,從未使用過殺蟲劑。

排除六:跟物質的成分有沒有關系?小焦陽接觸過的物品放在不同的地點均自燃了,且物質成分不同。

經過排除后,專家沒有找出起火的真正原因,從中發現了一些疑點。

疑點一:是不是由于小焦陽接觸過的物品才能起火?但窗簾小焦陽沒有接觸過,怎么也在4月30日著火了呢?

疑點二:目前對于自燃現象和案例國內研究的不多。據了解,大致有兩種:一種是在潮濕環境下,由于生物作用產生霉變,產生物理化學變化,長時間高溫會形成起火條件,如造紙廠的露天草垛等會自燃;另一種是油脂遇到氧氣發生自燃,如油抹布堆積后自燃。但小焦陽家的物品不具備兩種條件。除此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自燃現象呢?現在很難解答。

疑點三:是不是人體自燃?如果是人體自燃,小焦陽自己為什么沒事呢?

此次火災原因仍在調查研究中,煙臺方面正準備請示山東省消防總隊的有關專家作進一步鑒定。

煙大鄔旭然副教授傾向于磷化物一說,不過需要一個查找、論證的過程。 (記者李冰通訊員 孫正新 董利錦)

要用科學解謎

煙大教授連線權威人士

水母網5月11日訊 為盡快破解蓬萊市樂河小區民宅火災原因,參與調查的煙臺大學化學生物理工學院鄔旭然副教授,昨天電話連線華東理工大學應用化學系主任兼院分析測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羅明標,就自燃現象進行溝通。另外,市消防支隊已將該奇案報告省消防總隊,盡快聯絡權威專家前來調查。

鄔旭然副教授說,羅明標教授一直從事環境與生物體系中痕量元素形態分析工作,他去年破解了江西省撫洲市一間老宅發生100多次自燃現象之謎。今年1月,破解了沈陽民宅自燃現象。鄔旭然與羅明標溝通基本達成了一致意見,仍然認為還是磷化物在作祟。兩位教授有一個共同愿望是希望廣大讀者相信科學,不要疑神疑鬼。 (李冰)

蓬萊焦家再次起火

焦某首次正面接受本報采訪

本報訊 11日接近18時,連起5把無名火的蓬萊樂河小區焦某家中,一樓臥室再次莫名其妙地起了第6把火。這把火把全家人都燒懵了。記者在災后不久就接到本來不愿接受采訪的焦先生的電話。

據焦先生介紹,當時他岳父正在家門口與鄰居聊天,大約10分鐘的樣子,岳父轉身進屋,突然發現,焦某暫居的那間臥室床鋪上火光沖天,那是黃中帶藍的高高火苗,火舌甚至添舐到天花板,將吸頂燈都燒焦了。岳父大喝一聲:“不好,起火了!”旁邊鄰居家也趕來撲救,3個人很快用臉盤潑水撲滅了火災。床鋪已經是一片狼籍。第6把無名火肆虐的床鋪,是焦某一家三口臨時的住所。床上放著三人的兩床被子還有衣物等。被燒的是兩床被子和褥子及部分衣物。未殃及其他房間和物品。災后,蓬萊消防大隊再次趕往現場調查,仍然無功而返。火調人員將保護較好的現場拍照,并要求焦某保存好有關燃燒物品,以待進一步調查。這6把接連不斷的無名火,燒得一家子人惶恐不安。焦某表示,火災打破了他一家子平靜的生活和工作,在火災原因未水落石出前,希望社會各界不要從唯心的角度進行無謂的猜忌,特別是針對家人,他很愛這個家庭。他希望有關部門早日查出火災原因,希望全家安康幸福。

 

 

 

>>>>>>更多推薦閱讀:減肥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