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暗藏神秘“天書” 千古之謎亟待考證

1988年春天,劉俊杰為拍攝鄉村風光題材圖片,來到了位于新鄭、新密、禹州交界處的具茨山上。劉俊杰清楚地記得那天的山風很大,具茨山秀美的風光深深地吸引著他,他不斷攀高,走過山腳的民房,爬到半山腰處,一塊鑿有幾串整齊圓孔的大石頭映入眼簾:“這是誰家孩子的杰作?”這是劉俊杰腦海中最先產生的念頭,但仔細想想,這里海拔較高,人跡罕至,而且細細觀察,那塊巖石的外表已經風化,圓孔的外形也不太整齊,顯然不是現代人的“杰作”。往四周瞧去,不遠處的一塊巖壁上也雕鑿著奇怪的符號。再往遠處看,劉俊杰不禁驚呆了,遠處竟然有成片成片刻有不同符號的巖石,最大的一處符號竟然有兩座房子那么大,最小的也有棋盤大小,有很多是刻在石壁上,還有一些是先在山體上鑿成連體巨型石碑式、階梯式形狀后,再在上面刻滿“長篇大論”。

在隨后的許多年里,劉俊杰在攝影之余經常守著這些“天書”細細品讀,翻越每座山尋找這些神秘符號并拍攝下來。“這些石刻符號的總面積在400~600平方公里,我發現大約有5個峽谷都存在這些奇怪的符號。”

劉俊杰告訴記者。許昌市原副市長白喜臣告訴記者,他曾親自到現場看過,一些巖石上的神秘符號和劉俊杰提供的照片完全一致,他也看到有些刻有符號的巖石面積很大,其中有一種鐵燧巖十分堅硬,上面的神秘符號保存相對完好。

神秘符號無法鑒定

記者看到,劉俊杰拍攝的照片中,那些神秘符號有些類似現在的棋盤,有些類似甲骨文;有單個的符號,也有類似書法的成串題字,還有成行成篇的,以點、圓和幾何圖形組合居多,有些幾何圖形和古代布陣圖十分相似。

昨日,苦苦尋覓“天書”答案許多年的劉俊杰在記者的幫助下找到了部分省內權威文物考古專家進行鑒定。河南博物院的專家們看了資料后的答復是無法鑒定。因為從未見過這樣的符號,需要更高一級的專家來鑒定。

隨后,記者和劉俊杰又來到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古文字研究專家賈連敏看了照片后說,這些應該是符號,但單看這些符號很難斷定年代,就是到了現場也很難判定年代,但不管年代是早還是晚,這些符號跟文字起源的關系不大。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孫新民認為,在中原地區以前沒有發現過這類符號,大批巖石符號和以往外省發現的巖畫也不同,從考古角度來說不好確定年代,需要請國家級專家來進一步鑒定。

鄭州大學歷史與考古系博士生導師、古文字專家王蘊智看了照片后說:“我是專門收集早期文字符號的,但這些巖石上的符號與過去在陶器上發現的符號都不同,根據這些石頭照片里的符號特征,我感覺像是人類早期的刻畫符號,也可能是漢字出現以前的早期刻字符號,究竟如何定性,需要地理專家和歷史專家一同到現場考察,首先需要地質專家對這處山谷演變的文化背景和痕跡年代進行考察,這樣有利于文物考古專家考證這些符號的年代。”河南省社會科學院古文字專家鄭杰祥看了照片后告訴記者,這些符號如果都是在巖石上所鑿,那可是具有重大意義的發現,這是中原地區第一次發現山巖上的刻畫符號。

千古之謎亟待考證

是不是蜿蜒40余公里的具茨山上只有幾處峽谷擁有神秘“天書”?這些符號究竟誕生于什么時代?這些符號是否和星象、水利有關?千古之謎亟待人們去發現。

《水經注》里記載:“黃帝登具茨之山,升于洪堤上。”《莊子》中記載:“黃帝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聞廣成子在崆峒山上,往見之。”巧合的是,具茨山脈還真有一座崆峒山。《拾遺記》里記載:“軒轅始造書契。”而《淮南子》中又載:“黃帝之史倉頡初造書契。”歷史文獻中記載的文字起源究竟和這些神秘符號有沒有關聯,都有待于地理、歷史專家們進一步考證。

 

推薦:指南

閱讀:減肥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