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11·30”UFO案

1999年6月20日,筆者行程1萬公里就貴陽1994年11月30日凌晨3時20分—3時30分發生的UFO襲擊貴陽事件進行了長達4天的實地調查。距這次事件發生長達4年6個月后的調查,使事件本身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現存植物基本呈現病態

筆者到都溪林場調查時,雖已事隔四年半,但當第一次與袁海濱場長到達“第一著陸點”也不禁為UFO之杰作而驚嘆。

應該說這一著陸點,是目前所有被毀林區中保持最為完整的區域:直徑50厘米的圓形林木被拔倒呈逆時針倒伏的跡象依然十分明顯,樁徑46厘米的樹樁,呈逆時針方向的倒伏姿態昭示著曾經發生過的一切。我們驚異地發現,在這片“空白”的區域內,現存植株基本呈現一種病態:枯黃、矮小,大部分植株葉片都有斑狀病況。而在離著陸點不遠的南面林區和幾十米外朝山頂、山下方向的植株蔥蘢、豐茂。在林區內一向根深葉茂的野八角在這里都干瘦、枯黃;在林區內已長至一米多高的野苜蓿,在這個著陸點內只有干巴巴的幾寸長;平時瘋長的茅草,在這里卻一層層堆積起干枯的草堆。林場工人常說,“樹死草旺”,但這里卻是“樹無草病”。

這種特殊生態反差,在明顯地提示我們,著陸點內還聚積著某種未被測出的能量,導致這一區域內的植株異常;而且越是靠近朽枯的斷折木樁,植株就愈顯出病態。帶著這一發現,我們沿著UFO飛行的路線還發現,凡UFO經過的地方,植株都出現驚人的病況。

植株的原子、分子結構序列可能被打破

從第一著陸點到都溪林場大片被毀的林區,中間有近80米的馬尾松完好林帶,但從幾年后的今天看來,這片林區正在漸漸枯萎,從整個林間松針枯萎的程度看,用不了幾年,這片林區幾百棵馬尾松,將不明原因地枯萎。

在勘察被擊斷的樹干時,我們還發現,被UFO擊斷的樹干,腐朽速度明顯加快,而自然死亡或因蟲病死的樹干,腐朽慢。這說明,被UFO襲擊過的樹木或區域內的植株的原子、分子結構序列有可能被某種物質微粒打破,隨著歲月的久遠,事件突發時沒有顯示出來的狀況,現在正漸漸暴露出來。從這里我們應該更有理由相信,貴陽“11·30”UFO事件并非自然力量所致。

車廂不但沒掀翻還被推行20米

貴陽車輛廠與都溪林場相距5公里遠,但在“11·30”被襲事件中,僅相距5分鐘~8分鐘,UFO就重襲了車輛廠的局部。

筆者在現場做了進一步調查。UFO案的第一襲擊點車輛廠地磅房,被3幢高達15米以上的面積為5000平方米左右的建筑庫房、車間所包圍。那里鋼管被“切斷”而建筑庫房、車間卻沒有被吹倒,這是多么蹊蹺的事。

另與地磅房相距只有40多米的廠內鐵路運貨干線,是一條東西走向只有十幾米寬的胡同。胡同里停靠載重車廂的火車軌道呈東西走向,而UFO呈南北走向,那么根據一般受力原理,車廂應該被掀翻,而不會被推行或牽引 20米。

是“龍卷風”所為嗎

在調查中,筆者還了解到,貴州省有氣象資料以來最大的風力是27米/秒,相當于八九級風。而這次通過計算知道,其中心風速為200米/秒,即可達70級以上的風力。這樣大的風力受沖擊范圍直徑一般有數千米,而不是只有十幾米。全世界的龍卷風最大測算極值是F5,即115米/秒;有記錄的最大風力極值只有F1,即33米/秒~51米/秒。

另外,從通常的物理學知識來看,車廂重70噸,牽引距離20米,再了解到鋼之間的滾動摩擦系數,我們也不難測算這節車廂當時受到的推力或牽引力。這樣巨大的“風力”沒有造成一間房屋倒塌,只選擇性地使部分物體發生了位移,這實在無法用龍卷風來解釋。

重達5噸的航吊車竟平移了56米

筆者在車輛廠工人楊平波的介紹中,還有一個更加驚人的發現:在車輛廠的航吊車間,重達5噸的航吊車,事發后也在空中的軌道上平移56米之多而且平移是發生在UFO襲擊事件的同時,在近萬平方米的幾乎封閉的航吊車間中。

在楊平波的指導下,筆者在車間做了一個大體勘察:這是一座拱頂大型航吊車間,拱頂高近36米。車間縱向跨度150米,橫向跨度70余米,整個車間的墻體主要是水泥柱框架玻璃結構,從內部看其車間結構有點像游泳館。由于封閉墻體除7米一個間隔的水泥柱和離地1.5米的磚墻圍裙外,整個車間封閉墻體幾乎全是易碎的普通玻璃。車間的拱頂由3.5米×15米的大型預制水泥板構成。在這樣的一個車間中,UFO在沒有大面積損壞玻璃的情況下,隔著封閉的房頂和玻璃墻用吸力把5噸巨物平移56米之多,實在令人瞠目。

只有強磁力才能達到如此能量

在“11·30”UFO事件中,人們曾經懷疑是龍卷風和下擊暴流等造成的,但按照風災的綜合影響,那么這架在幾乎封閉的車間中移動56米左右的航吊車似乎在說明,該事件與風災沒有絲毫關系。因為如果是龍卷風或下擊暴流破墻而入,就會造成大面積玻璃破損,要不就破頂而入,揭飛那一片片2噸~3噸的水泥預制拱頂板,這樣才是龍卷風的直接證據。

那么,是什么力量這樣強大而又有相對人類較安全的驅動力呢

專家分析了車輛廠的車廂位移、航吊車位移、門銷脫落、不銹鋼拉手拉斷、鋁合金后窗啟開、工棚頂掀飛、玻璃鋼瓦等受損的一系列情況后說,只有強磁力才能達到如此能量。因為只有超強磁力才能解釋航吊車在密閉的車間中被吸離原來位置,而樓頂上的水泥預制板沒有飛出去,玻璃也沒有大量破損;同時,也只有強磁力才能解釋總重達70余噸的火車車廂受到相當200米/秒以上的“龍卷風”的沖擊而周圍十幾米內房舍無毀;也只有強磁力才能解釋人被吸離地面一米多高,而沒有撞在物體上造成重大傷亡,因為人體內有很多鐵元素存在;也只有強磁力才能解釋為什么直徑40厘米的大樹被折斷,而松針、小草毫發未損。

專家這一分析與都溪林場采訪的記者攝像機磁體變化、照相機打不開鏡頭、羅盤刻度偏差,證據是一致的。

誰能解開“11·30”UFO事件的真相

到1999年6月,前后共有400多位國內外專家和學者到都溪林場和貴陽車輛廠進行調研。其中包括中國科學院、中國UFO協會、中國氣象、天文、地球物理、化學、環保、機械、林業、植物、營養、醫學等國內極具權威和很高科學建樹的科學專家。到筆者前去調查時,仍有海外的UFO專家和科學工作者前往探討。當時針對“11·30”UFO事件,各方專家都不能給出圓滿的解釋和準確說法。但總的來說,氣象部門最主要的說法——“龍卷風”說,還是占了主要的地位。

另據有關專家介紹,1994年11月30日,太平洋、南美州、大西洋、印度洋一線發生日全食。在地、日、月體系成一直線排列時,空中干擾力小,是外星飛行探測地球的好時機。探測器軟著陸,一般選擇在沙漠、江湖、海洋和林區。也許,這次正是他們看中了貴州鋁廠鐵路專線邊上的林區呢。

根據筆者對“11·30”UFO事件4天多的考察,大量異常現象正在日益顯露出來,因此,筆者希望國內外有志于這一事件的科學工作者,就這些已經顯露和正在顯露的生態異常現象給予應有的關注和評價。

 

 

 

>>>>>> 更多相關知識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