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萬人目擊的“玫瑰圣母瑪麗亞”事件

這次事件目擊的人數,在當時可以說是空前的, 由于它上面又被鋪上了一層濃厚的宗教色彩。因此其神秘超性出了任何一件類似的事件。然而,就在這神話般的事件中又隱蔽著一些令人難以琢磨的驚人的現象,使得一些世界上知名的科學家、學者對此議論紛紛, 莫衷一是。那么這到底是一樁怎樣的事件呢?讓我來簡述一下事件的經過吧。

一九一七年五月十三日中午,在葡萄牙的一座名叫法蒂瑪的小村鎮中,三位小牧童呂西、雅森特和弗朗索瓦(均在10歲以下)與一棵櫟樹上出現的一位漂亮無比的女人談了話,這位夫人叫他們從現在起一直到十月十三日為止,每月十三日按同一時間到櫟樹邊來,她有話要說。以后在六月十三日和七月十三日中午,這三位牧童均如約到了櫟樹邊上見到了這位美麗的夫人,在場的一些目擊者所見到的唯一現象就是每到那時太陽都變得非常暗淡,但他們(除這些牧童外)并沒有見到櫟樹上有人。

八月十三日,市政警察為了制止這些被認為迷惑人心怕言論的進一步擴散, 把這三個小孩關進了監獄。但鑒于事情的真像的某些真實性,警察不得不又釋放了這些孩子。在八月十三日這天,由于孩子被警察抓去,那棵櫟樹附近沒有出現任何異常現象。

由于這次逮捕事件的發生,使得法蒂瑪事件傳到了許許多多村鎮。九月十三日櫟樹附近人山人海,中午十二點左右,陽光突然失去了光輝,許多人都舉起了手,指向天空狂喊大叫著:“她來了,她來了”有一位叫瑪麗亞.佩雷拉.讓的目擊者在其目擊報告中描述了當時的情景:“我害怕自己同別人一樣會產生幻覺,因此竭力控制自己,不受他們幻覺影響。可是,太陽失去了光輝,乃是我目睹的事實。……”當呂西舉手指向天空,大叫“她在那里!她在那里!”,我也不由自主的舉目仰望。我大吃一驚: 我十分清楚地看見一個發光物正在朝東方飛去。那個發光體并不大,寬度比高度要小些,飛行速度相當地快,我目送他在天幕后邊消失。這究竟是什么東西呢?我百思不解。

在七月十三日那次目擊后,呂西就告訴了人們說那位夫人告訴他十月十三日要給大家“顯靈”,而九月十三日這次位夫人又囑咐呂西:讓她告訴大家,下月她要做出點奇跡來讓人們看看。

果然,十月十三日那天,令人永難忘懷的壯魄奇麗的情景出現了。這天,天陰沉沉的下著雨,成千上萬的人冒著大雨聚集到了法蒂瑪村。中午時分,呂西告訴大家可以收起傘了,雖然天還下著大雨,但人們還是聽了呂西的勸告收起了雨具。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當人們收起了雨具后,雨突然停了,太陽沖破了烏云露出頭來,然而,和前幾次一樣,太陽的光卻十分的暗淡。我們再來看看佩雷拉.讓的目擊報告所描述的當時的情景吧。

“突然,太陽開始以令人眩暈的速度自轉了起來。有時它似乎向我們靠攏過來。大有墜毀于我們腳下之勢。難忘的事情發生了 :嚇得面如土色的人群不約而同地跪倒在泥濘之中,有的口中念念有詞 ,有的呼天喊地。整個山谷回蕩著一片呼喊聲和恐怖的嚎叫聲。一會兒,太陽停止了旋轉,跳起了奇怪的華爾茲舞,我們感到它忽遠忽近,一股色澤多變的光芒照射著人們……”

“如果說太陽確實失去了它刺眼的光芒的話,那它的熱量卻仍不減往常。剛才我的衣衫還是濕的,可轉眼間我感到它們已經完全干了。”

回過頭來,我們再來談那三位小孩。在奇觀出現時,呂西又遇到了美麗的夫人,那個女人這次告訴呂西說她是“玫瑰夫人”,她囑咐人們應該繼續懺悔,然后就安祥地飛向東方,一去不返了。

整個事件經過就是如此,當時的許多科學家認為法蒂瑪事件中的目擊人中大部分是天主教徒,因此所謂“玫瑰圣母法蒂亞”及其所傳遞的讓人們懺悔的信息都是因宗教的狂熱和集體幻覺所致。然而,少數人的幻覺尚可解釋,可七萬人集體夢幻,未免過于奇妙了,而且,這里面排除去一些宗教的成份后,也存在有許多疑點,如太陽能的變暗,一個圓球發光體的飛行等等。因此, 不能不加研究地武斷地置此案不理。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天體物理學家皮埃爾.蓋蘭先生曾寫道:“對法蒂瑪現象從心理學或視角來解釋,都不能說明下面這樣一個事實: 為什么離法瑪蒂樹數十公里遠的一些村子里也有很多人看到在法瑪蒂方向,“太陽”旋轉著彎彎曲曲地下降, 繼而又升向群山之巔能?如果這是一種幻覺的話,那么,周圍村子的人也發生了幻覺不成?…..不論是精神病科大夫,也不論是物理學家,他們都沒有認真地閱讀有關法蒂瑪事件的材料,這是因為他們連做夢也沒想到,法蒂瑪竟是一個排除一切宗教解釋的圓形發光實體出現的地方。這個發光的圓球,使七萬個目擊者錯誤地把它當成了太陽,但他們對它的描繪是客觀的、老老實  實的……”從這段話里有人也許已看出,蓋蘭先生除了發生的疑問外,還做了一個結論:即這所謂變暗的“太陽”并不是做為宇宙中恒星之一的太陽,而是指使七、八萬個目擊者錯認為是太陽的發光圓球!

這個結論的正確性我們是可以證明的,因為在法蒂瑪事件發生的那一天,即1917年10 月13日,世界各天文臺都把望遠鏡對準了宇宙空間,可什么異常現象也未發生,因此, 我們偉大的“阿波羅”在那一天并未發生變化這一點是確信無疑的了。因此,只能說那天, 只有法蒂瑪村附近的地方出現了那一千古奇觀,而其它地方則沒有出現。另外要注意的一點是: 事件發生時,七萬多人由于大雨淋濕的衣服如此之快地被曬干, 這只有具備足夠大的能量的物體才有可能,而這種物體要又具備有太陽的特征, 只有在云層中存在一個直徑達幾百米的球形發光物體才行。這足以證明蓋蘭先生的推斷。

寫到這里,讀者應該已很明了了,這顯然是一次萬人目擊的UFO事件。

一九七五年七月,法國國家宇航研究中心科學系統和計劃局局長,克洛德.波歐博士在巴黎舉辦了一次演講會,會上,一名著名的天主教徒物理學家,提起了法蒂瑪事件并對其做了解釋,他沒有將這次事件解釋為一種大氣對視覺產生的作用,但這種說法經不起任何推敲,人們從太陽、大氣與人的視覺之間的關系就可以推出大氣對視覺的作用是有一定空間范圍的,而法蒂瑪事件的目擊者的空間范圍已遠遠超出了這個理論范圍,因此, 這位物理學家的推斷是有很大漏洞的。

那么,這次UFO事件究竟是什么引起的呢?既然用現有的一些物理觀點無法解釋這次事件的原因,那或許有人要問,這是不是又與外星人有關呀。一般用現有知識無法解釋有關UFO現象時,人們總是自然地就聯想起了“外星生物的宇航工具”──“飛碟”這一名詞來, 這可能是由于UFO的神秘感促使我們這樣聯想的,但這種想法未必是正確的,然而又不能否認這種想法地可能性。

僅就法蒂瑪事件來說,我個人認為用后一種觀點來解釋, 比用第一種觀點來解釋要順通的多。用飛碟觀點來解釋法蒂瑪事件不但可能解釋通有關圓形發光體問題,甚至連呂西所看到的“美貌夫人”一事都有所解釋。球形發光使用飛碟來解釋我就不必多說了,把它看成是智能生物的宇宙工具即可,下面簡單地來解釋一下“玖瑰瑪麗亞”事件。

凡是看過我會會刊《天地人》創刊號的人,或許還記得《在他們的心靈上留下了什么痕跡》①一文,這篇目擊報告所描寫的事件中的目擊人,有中國UFO研究會會員, 也有人體科學研究會會員,而且目擊人很多,因此,此目擊報告的準確性、可靠性很高, 這上面的小紅等幾位特異功能小孩是借助于思維傳感與“飛碟人”互通信息的。如果這是可能的則由此,我們可以考慮一下在法蒂瑪事件中,呂西是否也是利用了思維傳感來與飛碟上的“玖瑰圣母瑪麗亞”互通信息。

首先說,呂西的年齡僅十歲,如果說她說看見了“美麗夫人”一事是說慌的話,那么她的慌也未免太靈驗了,從一九一七年五月十三日起直至十月十三日, 為什么她的謊言都實現了呢?(除八月十三日她被抓外),如果她說慌,那么為什么謊話編得如此活靈活現, 這符合一個年僅十歲的女牧童的口吻嗎?

如果她沒有說慌,那么這一切就是真的,“美麗夫人”是真的,呂西和夫人說話也是真的。然而又有一個疑問出現了,為什么“美麗夫人”是真的。而其它目擊者并沒有看見呢? 這就是只能說明呂西本身具有潛能,能和飛碟中的智能生物互通信息, 而在場的其他人則沒有這種特異功能,因此也就不能看到“美麗夫人”。

好了,現在整個法蒂瑪事件的過程就應如下:五月三十日,呂西通過思維傳感與一個飛碟中的智能生物(暫且不管它是天上來的,還是地下來的)──一個類似地球上的漂亮的女人的生物(恕我用了“類似”這個詞)相識,呂西稱之為“一位美麗的夫人”以后每到十三日, 這位“夫人”總是乘著飛碟來到法蒂瑪上空與呂西見面,十月十三日, 這位“夫人”乘著飛碟在法蒂瑪村上空上下旋轉運動著,使得七萬人大飽了眼福, 然后這位“夫人”就乘著飛碟遠走高飛一去不返了。

這是一種近乎神話般的解釋,但通過一些已知的事例比較而攸然想到的這一解釋, 應該說是具有一定的依據,并不是憑空臆想出的。

當然,即使館這樣的解釋,也還有一些疑問遠沒有解釋清。 如那位“夫人”臨走前囑咐眾人要繼續“懺悔”,這是什么意思?要么呂西在這句話中對幾萬個天主教徒說了假話,要么呂西的這句話確實是“夫人”講給她的。若是前者,無非是呂西受周圍這些天主教徒影響較深,為了符合這些人的平常的意愿而說了這么一句教徒們經常說的(是一句假話), 我的解釋是有效的;如果是后者的話,那自然扯到了人類、宗教、及飛碟這三者之間的關系問題上來,那我對法蒂瑪事件所基于的假設及解釋將不自覺地陷入到厄里希.馮. 丹尼肯所做的圈套中去注②,這是個大問題,我們不在此進行討論。

總之,法蒂瑪事件的真象還有待于進一步探討。隨著科學的發展,一定會有正確答案的。

注:

①:此目擊報告曾刊登在我會會刊《天地人》,創刊號第74頁上。

②:厄里希.馮.丹尼肯曾通過調查后認為宗教中所謂的上帝,就是外星人的宇航員,這種觀點曾在歐美風靡一時。七十年代未這種觀點傳入我國,受到我國一些人士的批判, 認為這種觀點在宗教與科學的關系上,犯了調和主義的錯誤。

 

 

>>>>>> 更多相關知識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