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的報復

有一位名字叫菲利普·范得貝爾格的歷史學家,他寫了一部有關埃及古代陵墓的書。書中談到了“法老的毒咒”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怪事。大意是說:誰要膽大包天闖入法老安息的地方去擾亂他們的安寧,他最終就必然會挨到法老的一頓毒咒而斃命。凡是與埃及古代統治者陵墓有過接觸的人,不論他們采取什么方式,或者是出于什么動機;換句話說,不論他們是為了科學考察,還是想靠盜墓來發財致富,法老王對他們的報復總是一視同仁的。

葬于埃及古代陵墓里的法老,他們的尸體早已成為木乃伊,顯然,他們是不會殺人的。然而歷史學家范得貝爾格列舉了不少例子,證明確實有許多考古學家與法老的陵墓接觸過以后,竟染上了奇特的病癥而死亡。

開羅博物館館長蓋米爾·梅赫來爾先生不相信這種說法,他說:“我一生與埃及古墳以及木乃伊打過多次交道。我不是還健在嗎?”

就在那次談話以后還不到四個星期,梅赫來爾就突然命歸西天,時年不足五十二歲。據醫生判斷,他是因罹心臟病而死的。在他去世的同一天曾有一隊工人來到開羅博物館,以便把一批珍貴的文物打包裝箱。這批文物是從1922年在王谷地方發掘的著名埃及法老圖坦卡蒙的陵墓中出土的。其中有一只重2.5磅的金面罩。

梅赫來爾先生的暴卒要不是因為下述情況,恐怕并不一定會引起人們的注意。這一情況就是:后來發現至少有四十名考古學家突然死亡的原因均與圖坦卡蒙陵墓有所牽涉。這樣一來,有名的考古學家卡莫洛爾爵士于1923年突然亡故這件事重新勾起人們的好奇心。“法老的毒咒”這句話就是從那時開始在科學界流傳的。

卡莫洛爾和他的朋友卡爾特探索圖坦卡蒙陵墓已有七年了,但直到1922年方才獲得成功。在他的率領之下,一支考古隊到達了墓中的階梯口。階梯曲折而下通往一道厚墻中的一扇門,墻上有一幅畫著一只豺狼和九個囚犯的圖畫。打開門,沿著長廊往前走十米,這些考察人員又遇見一扇門這個門通往一間十分寬敞的房間,里面有不少稀世珍寶。但是使他們大驚失色的卻是刻在一塊泥塑板上的字:“死亡將張大翅膀扼殺敢于擾亂法老安寧的任何人。”

在另外一尊神像上,又見到了這樣一段文字:“與沙漠的酷熱相配合而迫使盜墓賊逃之夭夭并專司保衛圖坦卡蒙陵墓之職者正是我!”

嗣后,于1923年2月著手開掘圖坦卡蒙法老的陵墓;而時過不久,便從開羅傳來了關于卡莫洛爾突患重病而亡的消息。他的姐姐在事后的回憶錄中這樣寫著:“死以前,他發著高燒連聲叫嚷,‘我聽見了他呼喚的聲音,我要隨他而去了。’”從那時以后,“法老的毒咒”這一傳奇就不脛而走了。人們的恐慌心理達到了談虎色變的地步。當初,曾經幫著推倒墓里一道主要墻壁的莫瑟先生由于染上了一種近于神經錯亂的莫名其妙的病癥而斃命。隨后相繼死去的還有美國大富豪約瑟夫·伍爾夫以及首次對木乃伊進行X光透視的X射線學家道格拉斯·里德。截至1923年年底,參與埃及國王陵墓發掘工程的人員中,就有二十二人莫名其妙地暴病而死。

上述遭到法老王報復的例子并非是孤立的。1971年,在開羅以南約30公里地方,搜尋古墓而未獲成功的考古學家埃默里先生突然全身癱瘓,旋即喪命。此外,來自斯特拉斯堡的杜米切恩教授,也因鉆進剛發掘的陵墓和廟宇中去臨摹銘文,后來遭到類似的厄運。人們在想:這些曾經與埃及古代統治者的陵墓打過交道的人,他們的暴卒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前面提到的那位歷史學家范得貝爾格在其著作中試圖以生物學上的原由來解釋這種現象。開羅的一位醫學教授伊澤廷·塔豪于1963年聲稱,根據他對博物館的許多考古學家以及工作人員進行定期體檢的結果,發現所有受過體檢者的機體里均存在一種能引起呼吸道發炎和使人發高燒的病毒。其中有一種病毒的生命力特別頑強,竟能在木乃伊中生存達四千年之久。

也有許多科學家偏向于這樣一種看法,即埃及古代的文化很可能利用有劇毒的害蟲及毒物作為一種特殊的武器,用以保護埃及統治者的陵墓,使其免受暴力的侵犯。可以用來作為這一假設的例證是,1956年10月,地理學家懷爾斯在羅得西亞深山中挖掘卡里比陵墓時,有一群蝙蝠向他圍攻。他被這群蝙蝠咬過以后,染上了一種前所未聞的重病,多虧現代科學的成果,他才幸免于難。

 

 

 

>>>>>> 更多相關知識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