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孝武陳皇后陳阿嬌的故事,金屋藏嬌說的就

陳皇后(前2世紀-前2世紀),漢武帝劉徹第一任皇后。陳皇后的名字在史書中沒有記載,因志怪小說《漢武故事》及唐代類書《藝文類聚》稱其名為阿嬌,故後人稱其為陳阿嬌或陳嬌。

生平

陳氏的生年不詳,她的父親陳午是第三代堂邑侯,母親館陶長公主劉嫖則是武帝的姑姑。前153年到前151年間,劉嫖曾想將她嫁予當時的太子劉榮,被劉榮母親栗姬拒絕。後與王夫人的兒子膠東王劉徹結親。

漢景帝七年(前150年),七歲的劉徹被立為太子。後娶陳氏為妃,兩人成婚的時間已無法考證。前141年漢景帝逝世,太子劉徹登基為帝,太子妃陳氏被立為皇后。由於在劉徹被立為太子時,長公主劉嫖有功。加上陳皇后生得貌美嫵媚、楚楚動人,因此陳皇后在后宮比較驕縱,卻一直未生子。當時武帝的舅舅太尉田蚡就已認定武帝會無子繼承皇位,堂叔劉安將會繼承皇位。

建元二年春(前139年),漢武帝在姐姐平陽公主府第中,見到了有傾城之貌的衛子夫,武帝為之傾倒,公主見狀,便將衛子夫送給了武帝,衛子夫入宮。根據《漢書》的記載,一年多後,衛子夫得到漢武帝的再次寵幸,再也不去陳皇后那裡了,沒有多久,衛子夫懷孕了,武帝更加寵愛衛子夫,長公主劉嫖知道後,囚禁了衛子夫的弟弟衛青並想殺了他。幸得衛青的朋友公孫敖和壯士前去解救,衛子夫得報後,奏告武帝,漢武帝聽說此事,對衛家和公孫敖大加封賞。衛子夫則被封為夫人,地位僅次於皇后。陳皇后知道衛子夫大受寵後,妒火中燒,幾次對她下毒手,幾死者數矣(可譯為“多次尋死覓活”或“多次欲置衛子夫於死地”)。武帝對此更加憤怒。後來陳皇后挾婦人媚道,其事頗覺。元光五年(前130年),武帝遂窮治之,女子楚服等人因為為皇后巫蠱祠祭祝詛,大逆無道,相連及誅者三百餘人。楚服梟首於市。派有司賜皇后策曰:“皇后失序,惑於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璽綬,罷退居長門宮。”

長公主劉嫖曾經對武帝的姐姐平陽公主說:“帝非我不得立,已而棄捐吾女,壹何不自喜而倍本乎!”平陽公主回答:“用無子故廢耳。”陳皇后曾經為了求子,花了九千萬錢,卻依然無子。

元鼎元年(公元前116年),她的兩個同母兄弟堂邑侯陳須和隆慮侯陳蟜在為母親劉嫖服喪期間,兄弟爭財。同時又有男女姦事,按罪當死。最終兄弟二人皆自殺。

在兄弟死後數年,廢後陳氏逝世,享年只有三十八歲[來源請求],葬於漢長安城東南三十里的霸陵縣郎官亭東面。

名字

陳皇后有同母兄名為蟜。按繁體字的寫法,蟜與“阿嬌”相近,這與後世起名使用的輩字相類似。但漢朝時,兄弟姐妹起名並不會用同一個字或同一個部首來表明同一輩份。以其母劉嫖為例,劉嫖同母兄弟名為劉啟和劉武。 [原創研究? ]

與武帝的年齡差

漢武帝生於前157年,但因陳氏的生年不詳,她與武帝孰大孰小,無從得知。前153年到前151年間,她母親劉嫖曾要將她嫁予劉榮,劉榮比劉徹年長十多歲。如果陳氏年幼於劉徹,則她母親向栗姬求親的時間,如在前153年,陳氏僅三歲,在前151年,陳氏也僅五歲,而且小於劉榮十二歲以上。如果兩人成婚,那麼不是陳氏過於年幼,就是劉榮年齡過大,與漢代習俗不符。漢昭帝時,在上官氏選為皇后的過程中,她的外祖父霍光就以她年僅六歲過於年幼而反對。

同時,陳氏的年齡當小於劉榮。漢惠帝時規定女子十五歲以上到三十不嫁,要罰款五倍。如果年長於劉榮,則劉嫖第一次求親時,陳氏至少為十五歲,年長劉徹十二歲。前150年,七歲的劉徹成為太子,即使兩人立即成婚,陳氏的年齡亦至少為十九歲。與當時女性初婚年齡相差太大。後世的文藝作品通常將她設定為漢武帝的表姐。

野史傳說

金屋藏嬌

金屋藏嬌的典故出於魏晉志怪小說《漢武故事》。關於此書作者有漢代班固、晉代葛洪、南齊王儉等多種說法,然而都無確切的證據。又因為此書記載的事情與史書多有出處,被看做志怪小說。其中記載了“金屋藏嬌”一段中,就與史書有較大出入,《漢武故事》記劉徹和陳氏成婚是薄皇后和劉榮被廢之前。而根據《史記》的記載,兩人的結合是在劉徹被立太子之後。

原文

漢景皇帝王皇后內太子宮,得幸,有娠,夢日入其懷。帝又夢高祖謂己曰:“王夫人生子,可名為彘。”及生男,因名焉。是為武帝。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日旦生於猗蘭殿。年四歲,立為膠東王。數歲,長公主嫖抱置膝上,問曰:“兒欲得婦不?”膠東王曰:“欲得婦。”長主指左右長禦百餘人,皆云不用。末指其女問曰:“阿嬌好不?”於是乃笑對曰:“好!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長主大悅,乃苦要上,遂成婚焉。是時皇后無子,立栗姬子為太子。皇后既廢,栗姬次應立,而長主伺其短,輒微白之。上嘗與栗姬語,栗姬怒弗肯應。又罵上老狗,上心銜之。長主日譖之,因譽王夫人男之美,上亦賢之,廢太子為王,栗姬自殺,遂立王夫人為後。膠東王為皇太子時,年七歲,上曰:“彘者徹也。”因改曰徹。

千金買賦

千金買賦的典故出於《長門賦》。 《長門賦》最早見於南朝梁蕭統編著的《昭明文選》。相傳陳皇后被廢到長門宮以後,相當哀怨,懷念以前與武帝恩愛的日子,也很希望再得到寵幸,就以千金做為酬勞,請當時最負盛名的司馬相如為她作一篇賦,冀望武帝知道這篇賦以後,可以恢復舊情。 《昭明文選》說,陳皇后因這篇賦而復幸。關於《長門賦》的作者歷來也有爭議。有認為只是托司馬相如之名的偽作,因其序言提到武帝,但武帝是諡號,司馬相如不可能知道,而且歷史上武帝對陳皇后也沒有復幸之事。 [來源請求]

‘《長門賦》〈并序〉原文

孝武皇帝衛皇后時得幸,頗妒。別在長門宮,愁悶悲思。聞蜀郡成都司馬相如天下工為文,奉黃金百斤為相如、文君取酒,因於解悲愁之辭。而相如為文以悟上,陳皇后復得親幸。

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言我朝往而暮來兮,飲食樂而忘人。心慊移而不省故兮,交得意而相親。

伊予誌之慢愚兮,懷貞愨之歡心。願賜問而自進兮,得尚君之玉音。奉虛言而望誠兮,期城南之離宮。修薄具而自設兮,君曾不肯乎幸臨。廓獨潛而專精兮,天漂漂而疾風。登蘭台而遙望兮,神恍恍而外淫。浮雲鬱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晝陰。雷殷殷而響起兮,聲像君之車音。飄風回而起閨兮,舉帷幄之襜襜。桂樹交而相紛兮,芳酷烈之訚訚。孔雀集而相存兮,玄猿嘯而長吟。翡翠協翼而來萃兮,鸞鳳翔而北南。

心憑噫而不舒兮,邪氣壯而攻中。下蘭台而周覽兮,步從容於深宮。正殿塊以造天兮,鬱並起而穹崇。間徙倚於東廂兮,觀夫靡靡而無窮。擠玉戶以撼金鋪兮,聲噌吰而似鐘音。

刻木蘭以為榱兮,飾文杏以為梁。羅豐茸之遊樹兮,離樓梧而相撐。施瑰木之欂櫨兮,委參差以槺梁。時彷彿以物類兮,象積石之將將。五色炫以相曜兮,爛耀耀而成光。致錯石之瓴甓兮,象玳瑁之文章。張羅綺之幔帷兮,垂楚組之連綱。

撫柱楣以從容兮,覽曲台之央央。白鶴嗷以哀號兮,孤雌跱於枯腸。日黃昏而望絕兮,悵獨託於空堂。懸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於洞房。援雅琴以變調兮,奏愁思之不可長。案流徵以卻轉兮,聲幼眇而復揚。貫歷覽其中操兮,意慷慨而自昂。左右悲而垂淚兮,涕流離而從橫。舒息悒而增欷兮,蹝履起而徬徨。揄長袂以自翳兮,數昔日之諐殃。無面目之可顯兮,遂頹思而就床。摶芬若以為枕兮,席荃蘭而茞香。

忽寢寐而夢想兮,魄若君之在旁。惕寤覺而無見兮,魂迋迋若有亡。眾雞鳴而愁予兮,起視月之精光。觀眾星之行列兮,畢昴出於東方。望中庭之藹藹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曼曼其若歲兮,懷鬱鬱其不可再更。澹偃蹇而待曙兮,荒亭亭而復明。妾人竊自悲兮,究年歲而不敢忘。

更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