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后還會發出一道光?

現在關于死亡研究即所謂的瀕死研究都會有一個很奇特的現象,發現亮光。人死后還會發出一道光?這到底有沒有這回事呢?我們先看看下邊這個離奇案例吧。
肯尼斯·林在其新作品《心靈視線》(Mindsight)中還給人們帶來了一則神奇的案例。案例的主人公是一名約45歲的盲人婦女。由于先天失明,這名婦女在講述瀕死經歷時不能有效地辨別顏色,然而其他細節描述卻與標準瀕死模式并無顯著不同。當然,其中最令人驚訝的毫無疑問是她在“死亡狀態之下”,平生第一次擁有真正的視力。她說,開始時她的意識飄離了身體,近乎懸浮于天花板上,她看見了自己的身體,甚至還看見了她戴在手上的三枚鑲金戒指。
死后的世界:人類真的會發現一道亮光?
然后,她飄出了天花板;飄到了整棟建筑上方。緊接著,她被吸進了一條看不見任何東西的狹長隧道。她以極快的速度穿過了那條隧道,在隧道的盡頭看見了寬廣而又明亮的光芒。她的耳邊響起了音樂,然后她的身體滾入了一片草地。她描述說,她周圍是草地、樹木以及很多人;所有東西,包括她自己似乎都是用最明亮的光做成的。這個地方充滿了美麗的光,她感受到了無盡和無私的愛。
這時,有些人向她走來。她依稀感覺到其中兩位是她在盲校的同學;而她這兩位同學早已于多年之前就黯然離世。她們生前不僅是盲人,還均患有智力障礙;然而,她們現在看上去是如此之健康而美麗,還閃動著智慧的光彩。她還遇見了小時候曾照看過自己很長一段時間的鄰居,這對夫婦也已經在多年之前就離開了人世。最后階段,她見到了摯愛的祖母。她們兩人用心靈感覺,而非語言,進行交流。

這名婦女在接受調查時,對肯尼斯·林這樣說:“當我見到光和死去的朋友時,我感覺我忽然懂得了所有的事情,每件事對我來說都是那樣合情合理。我一瞬間明白了:在這里,我將找到所有對于人生,對于這個星球,甚至是對于上帝以及每件事物的答案。”梅爾文·莫爾斯和保羅·佩里在《光之改造》中講述了另外一則只能夠用“奇跡”加以解釋的案例。一名身患癌癥的病人在其治療期間曾經“非常幸運地死去”,因而邂逅了瀕死體驗中堪稱最為神秘的“光之生靈”。他所患疾病竟然在醒來后不治而愈。
死后的世界:人類真的會發現一道亮光?
“我問那道光:‘我的癌癥能不能被治好?’我在向它祈禱。然而那道光對我說,我們通常所認為的祈禱,實際上完全是一種抱怨;我們所求來的實際上僅僅是一種懲罰。因為我們從來沒有真正地悔改我們的錯誤。那道光要求我想一個我最痛恨的敵人,我照作了。然后,光讓我將我自己所擁有的全部能量都送給我的敵人,我又照做了。突然之間,一股光束從我的身體里面噴發而出,接著那光束就像被一面鏡子反射了似的,又回到我身體。我能清楚感受到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我甚至能夠看到我的每一個細胞從我的身體里發出聲音和光芒。我又哭又笑,身體劇烈地顫抖。我試圖平靜下來,調勻我的呼吸。當我最后被徹底治愈的時候,那道光又對我說:‘你剛才經歷了你一生中第一次真正的祈禱。’”
確實,這個案例還是比較離奇的,但是結果卻有一種編造感,感覺已經超出了真實性的界限之外。

 

更多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