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河北唐山遷西縣新集鎮的借尸還陽事件

故事發生在中國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新集片潘杖子村潘立營(乳名三立)家。

(一)

當時正是日本在當地實行聚家并村的一九四二年,潘立營及其父親、妻子一家三口聚家搬至房官營姑家居住。農歷七月的一天,潘立營妻子楊鳳仙(乳名二丫)忽然覺得想娘家了,于是去干柴峪娘家探望。探望后在返回婆家的途中,經過潘杖子附近的亂葬崗子時,實然跌倒在地,昏迷不醒,被本村在附近干活的人抬回婆家(房官營),經多次呼喚仍不醒人事。眼看沒有希望了,只好把她抬到死人拍子上,蓋上紙被,準備辦理后事。

在家人正在輸喪事之時,楊鳳仙突然又緩過氣來。當她睜開眼后,對周圍的人一個也不認識了。看看四周,驚奇的說:“我這是在哪兒呀?”她一摸自己的頭發,說:“我的辮子呢?”看看身上也不象自己,腳也很大。她氣得直打自己的腳。起來一照鏡子說:“這也不是我呀,我咋變的這么丑了?”別人問她:“你是誰呀?哪兒的人哪?”她告訴別人說,她是船莊人,叫小去,爸爸叫周老昆,還有哥哥等等。她一定要回船莊去,并催促給家里人捎信。楊鳳仙干柴峪娘家的人聞訊趕來,可她也不認識。

在場的人都以為,她是摔迷糊了,說胡話了。可她不斷催促趕緊給船莊人捎信,還說,要是總也見不著船莊家里人,就不活著了。

楊鳳仙的公公沒有辦法,他為了找到船莊的人,便拿鑼到新庥大街上邊敲邊喊:“我兒媳昏死又活過來了,她說是船莊人,叫小云,她爸叫周老昆。”這時恰巧碰到小云的堂兄周景增到新集趕集,他聽到姑娘的名字正是自己的堂妹,堂妹一個多月前病故,今天正是“五七”,覺得很奇怪,便隨敲鑼人一起到家里去看。為了探聽真假,周景增裝作買豬的人,在豬圈旁假裝看豬,正好被楊鳳仙隔窗看見了,就喊:“二哥,你可來了!”周景增回頭一看,見這個媳婦約二十歲,但個子不矬,身段五大三粗,短發。我那妹妹苗條俊俏,長長的辮子,這哪象我的妹妹?他一邊想著,一邊進了屋子,說:“你認錯人了吧?”楊鳳仙說:“這還能認錯?你的煙袋口袋還是我做的呢。”說著就一定要跟她二哥回家。周景增說:“等我回去讓你爸接你來吧。”

當晚,楊鳳仙堅決不與潘立營同住,說她還是閨女呢。

(二)

說起周小云,還真是確有其人。她家住在新集片尹莊鄉船莊村,這是一個座落在灤河西畔的村莊。她父親周老昆,在本村是一個大家族,所生一兒三女。兒子早年病故,長女、次女均已出嫁,三女小云,尚在閨中。小云還有周景祥、周景增兩個堂兄,都在一起生活,并未分家。

單說這個周小云,乳名錯頭,生的聰明伶俐,苗條俊秀,長長的辮子,裹得一雙小腳,心靈手巧、識文斷字,全家人對她都視為掌上明珠。然而事不如愿,小云得了婦女病,竟在二十一歲時病故。當時因天氣炎熱,只好將其匆匆埋葬。全家正處于極度悲痛之中。

“五七”(去世后三十五天)祭日這天,周景增去新集,下午回到家中,把他在新集止、房官營遇到的怪事向全家人詳細訴說一遍。大家都感到新奇,似信非信,懷疑是附體或冒充。但周老昆思女心切,決心探個究竟。次日他約了兩個與自己年歲、個頭相仿的人一同到潘立營家,進屋時把自己夾在兩人中間來試探。可他剛一進屋,楊鳳仙就認出來了,說:“爸來了?”她爸說:“你沒認差人哪?”她哭著說:“自己的爸爸,還能認差?你穿的兜肚和鞋還都是我做的呢。”她立即要跟爸爸回家。她爸說:“等下次拉驢來接你吧。”楊鳳仙說:“再來把彩兒(小云的侄兒,當時十一歲)也帶來,我忒想他。”

周老昆回家后,全家人經再次計議,認為不象附體或冒充。最后決定由周老昆、景祥、景增、彩兒四人并借一頭驢去接。到潘家后,彩兒在院子里同幾個小孩玩耍,其他人進了屋。楊鳳仙看見彩兒后,一下把他拽到懷里,又領他找吃的沒有找到,就從院子里劈了一根長著的玉米,在灶膛里燒熟給他吃了。

當他們把楊鳳仙接回船莊剛進村口時,周老昆借口還驢故意走在后面,其他人也都在楊鳳仙之后,以再次試探。可她到了自家門口,就直接進了大門。楊鳳仙看到她媽媽等家里人,就流下了眼淚,可是家里人都用奇異的眼神看著這位陌生人。她就說:“你們看我不象,我就是小云,我都認得你們。”在家里小云過去使用的東西和穿的衣服在哪里放送她還全都記得。

這件奇聞迅速傳遍全村,村里的人都來看她,來的人叫什么名字,怎么稱呼她都知道。

(三)

在家人問到她“借尸還陽”的經過時,她感慨的說:“唉,就象做夢一樣——”

“我恍恍惚惚好象被兩個小鬼把我從家中還走,到一個象大廳似的地方,有一個當官模樣的人說兩個小鬼叫錯了人,還說:“這個姑娘是吃齋敬佛的人,她還有六十多年的陽壽呢。”又說:“她的肉身已經不行了,你倆領去找替身,借尸還陽。”

兩個小鬼領我找替身的過程中,我看到我大姐在一排房子前用花撐子繡花呢。本村一個叫方殿柱的善良人手里拿著帳本好象管賬呢。還看到附近村一個惡霸(隱去村名、姓名)手腳都被釘在墻上,慘叫之聲不斷。后來,又走到一個地方,有個叫孟婆的老奶奶,在桌子上放三大碗水上,當時我渴得很厲害,端起來就喝,剛喝了一口,孟婆就把碗奪過去了,說:“別喝了,再喝連媽家人都不認得了。”

“在找替身時,兩個小鬼還請了土地爺幫忙。我不相信自己的肉身已壞,一定讓他們領我去看,他們沒辦法,就帶我到墳地去看,我看到自己的肉身,就親自去搖撼,看確實不行了,才同意去找替身,他們領我先后找了三個人:頭一個看見很大,第二個又太小,第三個不如自己長的苗條,仍不太滿意。有個小鬼說:再找就沒時間了。于是一個小鬼把我拍了一下,又拍了一下那個替身,伸著巴掌把我向替身一吹,我就進了那個人的身體……”

(四)

楊鳳仙在船莊娘家住了一段時間之后,周潘兩家又給潘立營他倆重新舉行了婚禮。婚后,與船莊、干柴峪兩個娘家都來往不斷。

因她在陰間看到了善惡有報的事實,幫一生仍吃齋行善,并勸周圍的人要修好積德。她經常說:“遠修兒女近修身。”

后來,她生了三個女兒,長女消停,婆家泉莊,次女小二,婆家孫家峪,三女燕子,招贅在家。一生平安,直到二零零六年八十六歲時壽終。